受疫情影响 全面复工后全球制汽车制造商或仍面临供应链中断风险

全面复工后,全球车企的“近虑”虽可以解,但“远忧”却不断,汽车制造商们仍有可能面临供应链中断的情况。

武汉被称为中国的“底特律”之一,汽车产量占全国汽车总产量的10%左右,且是数百家零部件供应商的所在地;但同时,武汉也是此次我国疫情的中心。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湖北省乃至全国其他城市陆续封锁,这几十天的日子里,全球各大汽车制造商纷纷发出警告称,由于来自中国的零部件断供,导致汽车生产面临中断。

如今,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工厂已经陆续恢复生产,武汉和湖北省其他城市的“非必须”工厂在3月11日之前还处于停工状态。但在3月11日或经政府部门批准后,中国的“底特律”也将复工。全面复工后,全球车企的“近虑”虽可以解,但“远忧”却不断,汽车制造商们仍有可能面临供应链中断的情况。

首先,工厂是否有足够的原材料和工人来恢复生产还是个问题。此外开工后,汽车制造商需要考虑员工的健康状况,以及不同城市和区域规则的不确定性等,这使得习惯于统一的汽车行业很难提前规划。

本田汽车在武汉及周边地区有一个制造中心和100多家供应商。该公司一名管理人员表示,在一些城市,若一名工人感染病毒,其工作的整个工厂都需要关闭。“在武汉,一切都是不确定的,而在经营一家大型工厂时很难忍受这种不确定性。”2月10日,本田广州汽车厂的一些员工开始返回工作岗位;2月17日,该厂开始恢复部分生产。不过该公司管理人员表示,由于零部件短缺和物流方面的延误,该厂的生产仍远远低于产能。本田预计将在本周重新开放其在武汉的生产基地。该公司在中国的两大生产中心每年产能可达120万辆,占该公司全球总产能的20%以上。

(图片来源:本田官网)(图片来源:本田官网)

此外,即使工厂复工,一些道路依然没有解封,且主要的交通干道还设有关卡进行健康状况检查等,这给原材料以及成品零部件的运输带来了问题。

Kasai Kogyo Co是一家日本公司,在武汉、广州、开封和大连拥有四家工厂,主要为本田和其他汽车制造商生产室内门和车顶装饰。该公司人事经理Yohei Shinoda表示,“即使我们想恢复生产,由于供应链中断,我们也无法获得所需的材料。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工厂目前正面临人员短缺。”

康明斯和东风汽车集团的合资企业也可能面临问题。该合资企业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城市间的物流仍然是个问题,我们预计从上游供应商那里获得零部件以及将发动机运送到其他城市的东风工厂将需要更长的时间。

疫情的影响持续而深远

湖北企业受到的损害可能是严重而持久的。上个月,武汉大学和武汉工商联调查了573家湖北企业,其中包括12家汽车制造企业。结果显示,超过97%的企业因疫情爆发而停产或停止部分生产。近60%的企业表示,如果还不恢复运营,它们将在3个月或更短时间内破产。

其他地区的情况要好一点。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在湖北省以外的300多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中,超过90%的供应商已经恢复生产,80%的工人已经上班。不过,该协会表示,由于缺乏来自制造商的订单以及较小的二三级供应商存在物流问题,目前生产率仍不高。

去年,中国汽车制造商和零部件生产商向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出口了价值530亿美元的汽车零部件。如果工厂不能迅速恢复生产速度,全球各地的汽车装配线将面临减速或关闭的风险。

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表示,该公司北美汽车和卡车工厂的零部件供应将够工厂运转到本月末。通常情况下,汽车制造商会提前好几个月安排好零部件的发货,因此会有一定的零部件库存。

美国传动系统供应商德纳的全球采购团队紧急采购了20多万个口罩,以保证其在华工厂工人的安全。德纳首席执行官James Kamsickas表示,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还没有出现任何重大的生产中断情况。美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库博标准(Cooper Standard)在中国拥有13家工厂,目前65%已经恢复了正常生产。

总之,汽车制造商和零部件供应商们正尽其所能重回正轨,但无法保证复工后就能一帆风顺不受干扰。抗“疫”是一场持久战,即使疫情全面结束,汽车行业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如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