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新能源连环腐败案 一中层受贿150万元

手握巨额营销费用的营销传播部门,成了汽车企业滋生腐败的灾区之一,收受150万元贿赂的许峰属当中的负面典型。

收受近150万贿赂

业绩跌跌不休的北汽再次陷入贪腐事件中。2月8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许峰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下称“判决书”),直指许峰收受贿的违法行为,揭露了北汽新能源相关部门的贪腐丑剧。

判决书显示,在2019年至2020年间,许峰在A公司承揽乙公司“EX3项目”、“EU5项目”等四个项目中,利用担任乙公司营销传播部总监助理的职务便利,伙同其妻李翯冉收受A公司实际控制人白某好处费143万元。不仅A公司,许峰还曾收受戊公司方面6万贿赂。

身为传播部总监助理的许峰,受贿需要上级开方便之门。为感谢时任乙公司传播营销部部长曹斌的帮助,2019年5月至2020年11月间,许峰曾伙同白某、李翯冉给予曹斌总计50万元贿款。

陷入员工贪腐风波

近150万元的受贿再加行贿,令许峰承担牢狱之灾。根据判决书,许峰已于2021年3月被刑事拘留,被判有期徒刑七年。此外,他还被罚款人民币50万元,其名下一处位于朝阳区某地的房产,退回公诉机关处理。

判决书中所说的乙公司,在多个方面都指向了北汽新能源。北京新能源传播营销总监正是曹斌,EX3、EU5均为北汽新能源旗下车型。

这已不是北汽新能源近一年第一次陷入员工贪腐风波。2021年9月,哪吒首席体验官陆皓被上海警方带走调查,彼时,陆皓入职哪吒汽车还不满一个月。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陆皓曾担任北汽新能源营销公司副总经理、极狐事业部总经理。在北汽新能源工作期间涉及行受贿,被业内猜测为陆皓接受调查的主要原因,这一时间段,曹斌与陆皓正是工作中频频有交集的上下级。

据悉,曹斌已由另案处理,有媒体报道,曹斌现已被警方带走。

营销高投入拉低业绩

传播营销部虽并非汽车企业核心部门,但因手握大笔营销费用,也成了车企贪腐的灾区。以北汽新能源为例,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销售费用达10.2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近十分之一。掌握如此多资金分配的营销部门高管,成了各营销公司争取合作的“关键人物”,贪污随之屡屡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北汽新能源的业绩并没有随着巨额营销投入而增长。2021年,该公司总销量2.6万辆,同比增长0.82%。总销量偏低但也有微量增长,北汽新能源当年预亏损却达到48至53亿元。

公司公告中披露,大笔营销支出正是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实现产品向高端化转型,全力推进 ARCFOX 极狐品牌提升和渠道建设,公司加大品牌传播力度,广告宣传及运营等销售费用增加,对公司业绩影响金额约为17亿元。 ”

成立多年来的北汽新能源,一直靠政府补贴“续命”,几乎未能以主业实现盈利。2015年至2020年间,公司扣费后持续亏损,最初年亏损额仅为985万、1419万,2018年后亏损额已是亿万级别,2019年亏8.7亿元,2020年亏损额攀升7倍,达到66亿元。

北汽新能源押宝的高端品牌极狐,也未在销量与股价上为其带来贡献。与华为合作是极狐对外宣传的亮点,东风小康、长安汽车都曾因“榜上”华为而股价大涨,极狐积极宣传的2021年北汽新能源反倒整体股价平平,只在4、5月间上涨一倍有余,5月达到19.87元高点很快又步入低迷,截止发稿,公司股价仅为8.99元。资本层面表现欠佳,多位北汽新能源投资人针对公司股价频频对董秘提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