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润百富公布,曾毓群跃居中国“有钱人”第三

10月27日,胡润百富榜正式发布,除人们分外关心的“双马”之外,百富前十名中出现了不少新面孔:字节跳动的张一鸣,宁德时代的曾毓群,长城的魏建军、韩雪娟夫妇,以及长江实业的李嘉诚家族。

宁德时代,胡润百富榜

横向对比,新出现的四个面孔中,宁德时代与长城的存在,都与制造业相关,而且进一步划分的话,两者又都可以细分到汽车领域。往大了说,是国家对于高端制造业的偏好;往小了说,便是碳中和大背景下,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开始了“造富”。

人们常喜欢用“造富机器”来形容一个行业的旺盛,彼时的互联网行业便是这样,于是就有了“BAT”,也有了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的高光。时至今日,新时代提出了新的要求,尤其是“中美贸易战”导火线的点燃,更加突出了高端制造业的重要性,所以互联网企业“式微”也就逐渐开始显露。

自上而下的观察榜单,今年胡润百富榜的前十,不可谓不让人有些“意料之外”,但如果将疫情、国际环境、碳中和等方面考虑的话,如此这般的排名,其实也都在“情理之中”。

宁德时代,胡润百富榜

67岁的钟睒睒,以3900亿元首次成为中国首富,其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和农夫山泉,是其成为中国首富的重要支撑。农夫山泉不用说,玻璃大王曹德旺就曾经直言“做矿泉水赚死”;而伴随着疫情的反复,2020年上市的万泰生物,更是可以充当钟睒睒的“资本奶牛”。

第二名,年仅38岁的张一鸣,虽然已经从字节跳动退休,但江湖中他的传说却从未有过停歇。这匹“大黑马”,凭借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等品牌,竟然已经能够和腾讯系形成“分庭抗礼”之势,足以可见其百富排名第2的名副其实。

53岁的曾毓群,正值当打之年;而宁德时代,更是稳居世界动力电池企业的首位。股价破600不久的宁德时代,最新估值达到了1.41万亿。站在新能源风口之上的宁德时代,“赌性十足”,募资、扩产、买矿、建厂,一气呵成。可能也正是这种拼劲儿,才使得曾毓群力压“双马”,一跃成为中国百富的第3名。

宁德时代,胡润百富榜

马化腾的企鹅系,以及马云的阿里系,可谓是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中根深蒂固。网络游戏、金融科技、购物消费等等,处处可见两个庞然大物的影子。不过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双方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从其本身的角度出发,可能赚钱并没有错;但从是非的角度来看,有些错误并不被允许触犯。所以在有所受挫的情况下,马化腾和马云家族的财富,只能滑落到全国百富榜的第四、第五。

来自拼多多41岁的黄峥,同样是与黄一鸣类似的年轻后起之秀。无独有偶的是,今年3月份黄峥也辞去了拼多多董事长的职务,表示将专注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而另一方面,黄峥也在今年首次成为中国“首善”,以120亿元的捐赠额,位列胡润慈善榜榜首。

第七名,来自长城汽车的魏建军、韩雪娟夫妇,其财富涨幅高达384%,是胡润百富榜前十中涨幅最高的存在。这是魏建军第二次进入百富前十,第一次是2013年,曾高居第四。“神车”哈弗H6出自长城旗下,而其“多品类战略”的打法,更是在汽车领域内独树一帜、独领风骚。

宁德时代,胡润百富榜

93岁的李嘉诚及其家族以2150亿元的财富位列第八。旗下长和、长实两家主要上市公司已将投资版图扩展至囊括地产、零售、电讯、基建、港口及能源等领域。然而对比一下其他进入榜单的“小年轻”,却是也会不自觉地问上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79岁的何享健是本次前十榜单中第二年长的一位,仅比李嘉诚年轻。其财富主要来自美的,但受疫情影响,去年全年美的实现营业收入2857亿元,同比增长仅2.3%;不过在今年上半年美的的业绩有所回升,实现营业收入1748亿元,同比增长25%。

第十名是51岁的顺丰王卫,其排名比去年下降了6位;而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王卫的财富总值跌了20%。尽管顺丰控股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接近900亿元,但其扣非净利润为-4.77亿元,陷入亏损,同比下降114%,受此影响顺丰市值曾一度接近腰斩。

宁德时代,胡润百富榜

综合来看,制造业造富的苗头已经出现,宁德时代、长城、美的等企业便是强有力的证明。而且如果将目光铺开到整个“百富”榜单的话,制造业的优势则会变得更加明显:其中身处制造业中的富豪人数占到了胡润百富榜单总人数的27%,相关财富值也占到了总财富的23.6%,且两个比例都正处于一种向上增加的状态。

不客气的说,新时代的变更很快,总会有一些企业、一些人会被甩到身后。当然,也并不是在说某个行业就会随着时代变迁突然变得一蹶不振了,但显而易见的是:新的财富密码来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