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回收政策助推千亿市场风口

4月7日,工信部发布《工业和信息化部2021年规章制定工作计划》,将加快审查或者起草《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办法》、工业资源综合利用管理办法、电子认证服务管理办法(修订)等8个项目。

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作为政策热点及关注焦点被提出,突显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末端处理的重要性。由此也将催生出千亿动力电池回收风口。

数据显示,2020年累计退役的动力电池23GWh,预计未来5-10年将迎来持续爆发增长期。

三元电池方面,通过回收其中的镍、钴、锰、锂等材料,或对再生后的电池材料进行修复,具有一定经济性,三元电池回收市场将率先起量。

在现价情况下,按照2030年三元电池回收至29万吨测算,2020-2030年三元电池累计回收空间将达1300亿元。

磷酸铁锂电池方面,回收后两大利用途径:梯次利用与拆解回收,这两个途径并不是排斥关系,而是互补关系。先梯次利用后拆解回收,将最大化磷酸铁锂电池的退役后价值。

目前,回收及梯次利用体系尚不健全,锂元素回收也存在经济性问题,但是考虑到政策的支持,以及乘用车快速新增铁锂版车型、储能市场兴起以及锂资源约束,市场和经济性会逐步好转。

按照梯次利用中残值预估,2020-2030 年铁锂电池梯次利用累计市场空间将达到680亿元。锂元素回收现价预估,2020-2030年磷酸铁锂电池锂累计回收市场空间将达到16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顶层设计在逐步完善,但目前动力电池回收受到以下三个问题的掣肘,使政策开展较为困难:

1、电池残值量的测量标准难以估计。目前对于动力电池的健康度 SOH(State-of-health)有很多种定义,包括根据容量衰减定义、根据剩余放电量定义剩余循环次数定义以及根据内阻定义。因此政策制定者对于动力电池 残值剩余量的标准测定标准存在一定困难。

2、金属价格波动影响材料回收经济性。金属价格的波动会最终决定动力电池回收市场的盈亏,而金属价格又是受资源供给、技术进步、下游市场综合因素所影响,存在技术周期、产能周期,故金属价格是动力电池回收的市场驱动的决定性要素,既影响动力电池的商业模式,也影响政策制定和执行的有效性。

3、梯次利用技术标准。对于磷酸铁锂电池一个重要的回收方式就是梯次利用,梯次利用方式、安全性等因素困扰着标准制定,标准过高会造成梯次利用市场的萎缩,标准过低又不利于梯次利用市场长期发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