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尹同跃:技术是奇瑞的硬核

奇瑞

刚刚过去的10月份,奇瑞控股集团共销售汽车8.8万辆,同比增长25%,增速再创年内新高。

日前,笔者来到芜湖,在试车场各种规格路面上试驾了新上市的奇瑞瑞虎8 PLUS、星途TXL等新产品,一个强烈的印象是,奇瑞作为一个长期坚持以技术投入为内核的国内头部汽车企业,产品在这一两年中令人刮目相看。整体技术水平和驾驶体验,完全不输于外国品牌的同级产品;在智能互联,与价格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奇瑞

“技术奇瑞”正在迎来一个品牌和车型“开花结果”的好时期。

在奇瑞总部大楼,我们与和奇瑞控股集团董事长尹同跃进行了一次深度访。

奇瑞

1 奇瑞如何攻克发动机技术难题?

据说一家日本企业为了表示对自己发动机研发水平之高,提出过一句广为流传的口号:“买发动机送车”。中国品牌汽车中能担当如此赞誉的当属奇瑞汽车,20年来,笔者目睹奇瑞是中国汽车企业中最早、投入最大、瞄准世界水平研发发动机的排头兵。

听尹同跃讲“奇瑞如何攻克发动机技术”的故事,艰辛又感人。

2000年奇瑞的第一批车造出来,在当时的自主品牌中,技术算是先进的了。曾有在一汽红旗一汽大众造车经验的奇瑞总经理尹同跃抓住了继续发展的牛鼻子:“一定要把发动机攻下来,花钱买的发动机都是死技术,奇瑞必须掌握活的技术。”

谈到汽车发动机的研发,绕不开奥地利AVL公司,这是一家集发动机科研、开发、设计、咨询、以及发动机测试设备生产的跨国高科技集团,是全世界发动机领域最牛的公司之一。

尹同跃回忆,“我跟AVL签了一个开发发动机的咨询服务合同,合同金额约8800万欧元,按照当时的汇率,相当于人民币10亿元。那时候奇瑞刚刚赚了一点小钱,10亿元基本上就是当时奇瑞的全部家底了。”

到今天,我们不得不佩服尹同跃的长远目光。“当时之所以愿意倾囊而出,主要是为了培养真正属于我们的发动机技术人才。”

当时奇瑞把从各个大学招聘到的硕士生一批又一批派到AVL公司学习和工作,前后100多人,这为后来奇瑞发动机技术与世界接轨奠定了人才基础。

双方还联合开发了奇瑞 ACTECO系列发动机,目前搭载在奇瑞控股旗下多个品牌、多款车型上的1.6TGDi发动机便是这一合作的成果。

“但是发动机属于核心技术,别人也会留一手,很多核心技术都是后来奇瑞在学习的基础上进行了二次开发、三次开发。”

为了掌握第一手的研发数据,在检测硬件上。奇瑞也是不惜血本。

2002年,奇瑞“咬牙”斥资4000万元购买了一台超高精度光学照相机,有了这台设备,奇瑞技术中心可以精确观察和研究缸内直喷技术的具体工作过程:油是怎么喷的,火到了哪里,以及进气是否充分、燃烧是否彻底等,获得研发改进发动机的大量第一手资料。至今奇瑞这台设备在国内仍是唯一一台。

自2005年打造出属于自己的第一台发动机,奇瑞动力品牌已经走过15个年头。前期的全情投入,换来的是当下奇瑞拥有与世界先进水平相媲美的发动机技术。“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尹同跃说。

也正是当年在发动机领域的付出与努力,为奇瑞争取到了与豪华品牌捷豹路虎合资合作的宝贵机会。

“今天,奇瑞真正实现了发动机正向开发能力,和国际先进技术站在了同一水平线上,研发和制造发动机对奇瑞而言就是变戏法啦。这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使命,从奇瑞走出去的研发人才遍布国内各发动机企业。我们有责任把整个国家的汽车研发制造能力带起来。”尹同跃说。

奇瑞

2 奇瑞技术创新与国际接轨,迈入攻坚阶段

尹同跃认为,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政策给力,也享受了中西方发展不平衡的“溢出效应”。加上中国汽车人的奋发进取,我们终于站上了与世界汽车先进水平的赶超节点。

尹同跃将奇瑞汽车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一是“无中生有”的拷贝复制阶段;二是“野蛮生长”的逆向开发阶段;三是“流程再造”的正向开发阶段;四是当下“国际接轨”的创新型技术攻坚阶段。

“今天我们做出同样的东西,成本比西方低,开发效率比它高。这是中国汽车业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尹同跃说。

为了实现与跨国公司先进水平接轨,早在数年前,奇瑞陆续从宝马招聘技术人员300多人组建了一只新的技术团队。聘用曾经负责奔驰B-class的一把手Baden Hausen担任奇瑞上海技术中心副总裁。

2020年奇瑞高端品牌星途发布的“M3X火星架构”便是出自这个团队,打造这个全新架构,奇瑞投入至少60亿元,它的底盘技术让欧洲用户赞不绝口。

奇瑞

动力星核是M3X火星架构中最重要的模块,可以全面适应传统燃油和新能源等多种动力单元。目前,包括1.6TGDI、2.0TGDI在内的第三代ACTECO发动机已全面搭载于EXEED星途车型。

除了传统发动机和变速箱技术,奇瑞目前还在开发一套混合动力系统,也将在不久的将来装配于奇瑞控股旗下各个品牌的新车型上。

奇瑞

3 奇瑞的技术创新:“一条线+五层楼”

尹同跃把奇瑞汽车的技术创新概括为“一条线+五层楼”的战略模式。

“一条线”指的就是奇瑞旗下的零部件企业集群。尹同跃介绍,除了造整车,奇瑞还拥有超过100家零部件企业,其中4家已成功上市,还有20家正在孵化上市途中。

尹同跃深知,“一个国家汽车工业的强大不仅是整车和品牌的强大,更是零部件企业集群的强大。”

他举例说,德国、日本汽车工业为什么强大?因为它们有强大零部件企业群,德国有博世、大陆、采埃孚等,日本主机厂和零部件企业之间股权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强大的零部件企业和强大主机厂相辅相承。只有拥有强大而丰富的零部件企业群,一个国家汽车工业的发展才能后劲儿十足。

“当你没有能力制造某个零部件时,它就成为你的咽喉,随时可能被别人卡住,采购成本极高,一旦你攻克了这个零部件的,成本立刻降下来了。”尹同跃说,因此,拥有的100多家零部件公司成为奇瑞品牌发展的“救生圈”,也让奇瑞更有底气喊出那句话:“一定要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谈到奇瑞的未来产品的能源结构,尹同跃形象地比喻为从低到高的“五层楼”

第一层是燃油车。燃油车是基础,更是造车的基石;第二层是EV,电动车;第三层是智能网联技术;第四层是自动驾驶技术;第五层是移动出行服务。

这其中第二至第五层均属于未来着力的领域,也是企业的Software。

奇瑞这辆快车已全马力开动,抢占属于未来的赛道。

奇瑞

4 流程再造:提升质量、成本、效率,推动品牌向上

奇瑞近年来一直进行质量、成本、效率三个方面的的“流程再造”, 简称“QCD”。

比如效率再造:除了缩短新车开发速度,杜绝目标客户的“漂移”,更要提高与客户之间的对话能力。瑞虎8和瑞虎8 plus之所以能成为明星车型,主要是因为抓住了客户的关注点。

尹同跃认为,品牌向上主要包含两大方面:品质和品味。品质指产品质量,品味则指文化和生活方式。

我们采访期间,奇瑞正在和华为进行对口交流。尤其在国际化方面全面对标华为,推进国内销售和海外出口实现“双50”战略。

尹同跃介绍,奇瑞的目标是在出口领域实现“双50”战略,即计划到2025年实现奇瑞品牌车型海外销售50万辆,贴牌销售50万辆。无论是整车还是零部件,都要把规模做起来,这不管是对奇瑞自身还是芜湖、乃至安徽、中国的经济都有好处。尹同耀说,“汽车就像一艘船一样,把上游的东西都卖出去,卖得越多,销量越大,摊销越低,成本越低。”

结语

多年潜心修炼与积累,奇瑞终于到了厚积薄发的时刻。市场虽然残酷,但它一定会犒赏那些真正埋头钻研技术和产品的好公司、好企业。我们看好奇瑞汽车的未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