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上市被叫停,投资弹个车曾惹纠纷

蚂蚁金服,弹个车

弹个车被指高利贷公司,ABS产品充斥风险

放大杠杆、通过发行ABS产品补充资金放贷,已经成了近期蚂蚁金服极其关联公司备受争议之处。11月4日,上交所宣布,蚂蚁金服将暂缓在A股与港股上市。这家融资规模接近2万亿,史上最大IPO项目暂时搁置。

少为人知的是,这一预期市值接近工商银行的新兴金融企业,旗下不仅有支付、花呗、借呗等业务,通过战略收购、合作等方式,进入车贷领域,而蚂蚁金服合作伙伴涉足的汽车金融,亦是通过ABS等方式筹措资金,弥补自有资金不足。

大搜车为蚂蚁金服汽车金融合作伙伴,2016年以来,蚂蚁金服参与大搜车多次融资,当年年底,二者合作推出融资租赁产品“弹个车”,并与天猫新零售合作二手车和新车租售。

蚂蚁金服,弹个车

汽车融资业务逐渐起步,大搜车随之催生出大规模增资需求,拥有合作银行的数量与发行ABS的能力成为大搜车补充资金的砝码。数据显示,2017至今,大搜车发型多只ABS产品。

2018年5月,大搜车发布债权名称为“天弘创新-大搜车2019年第1-25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总金额50亿元,承销商正是阿里巴巴旗下天弘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9年6月,天弘创新大搜车第1-5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总规模10亿元。

从资金端来看,大搜车的发展模式是把车以租赁的方式卖出,但车辆产权还在平台手里,然后形成资产包,把资产证券化(也就是ABS),在资本市场发基金认购,再用募集的资金买车,如此循环。

对于大搜车此种融资模式,北京市网贷协会秘书长郭大刚对中车网说:“大搜车这类新兴购车平台通常没有充裕资金稳定风险承受能力,才需要发行这类ABS产品提供资金。但他们的做法等于把自己和相应的投资人置于高风险领域。一旦市场、经济环境出现波动,很容易击穿。”

风控方面,大搜车曾多次公开表示,自身有蚂蚁金服方面支持,“蚂蚁金服的支付宝和车秒贷在弹个车风控体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主要包括支付宝的实名认证和实人认证,以及车秒贷的可贷额度策略建议等。”

今年以来,多家媒体报道,大搜车与蚂蚁金服合作推出的弹个车,签合同时不够公开透明,“误导消费者、买车变租车、高利贷公司”。与此同时,弹个车还涉及助贷业务,放款人仍是银行,但大搜车却将借款人未偿还尾款先行偿付,有“倒卖”银行信贷之嫌。

蚂蚁金服,弹个车

百亿资金撬动万亿信贷,蚂蚁金服严重高估?

现如今,大搜车与旗下购车人的维权纠纷,已从公众视野中些许淡出,人们更关注蚂蚁金服本身业务的风险。在国家加强对网络小贷管控之际,马云的一席公开讲话,更是把蚂蚁金服推上风口浪尖,最终令公司上市进程推后。

11月2日晚间,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在官网公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当中对网络小贷公司杠杆率,联合贷款参与比例,资产证券化形式所得资金与净资产比重都下了“红线”。“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

眼看监管部门要上“紧箍咒”,马云也急了,在一次重要峰会上“口无遮拦”,对现有监管体系表达不满。10月24日,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间直言:“巴塞尔协议比较像个老年人俱乐部,中国面临的不是系统性金融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的风险。”

对此,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中车网表示:“巴塞尔协议从80年代开始不断演变,对银行监管指标日益丰富,尤其是通过资本金约束,可以控制银行不断加杠杆。过去互联网金融行业一直没有被纳入杠杆监督,与银行监管不统一,存在过度加杠杆的现象。”

郭大刚则认为,马云和监管层的博弈,的确显现出中国金融系统的一些问题,但同样也体现出马云主观利益和态度。在外滩金融峰会的讲话,马云表现的有些挑战监管机构,甚至还带有些许傲慢,且讲话内容的内容专业性不够。企业能力越大义务越大,若是没有体现承担社会责任,仅为既得利益辩解,这样的企业上市之后反而对资本市场有负面影响。

据悉,截至2020年6月末,蚂蚁集团共计21540亿元信贷规模,其中98%资金来自合作银行和发行ABS。根据小微信贷专家嵇少峰的估算,蚂蚁联合贷款中,公司自身出资比例仅达到10%。曾有分析,蚂蚁达到如此大信贷估摸,仅用了400亿元左右自有资金,若要符合监管规定,蚂蚁小贷需要将资本金补充到1400亿左右。

在业内人士看来,蚂蚁以线上模式发展到2万亿信贷规模,说明效率很高,但效果高带来正向收益同时,也与产生的负向风险成正比,带来的风险挑战很大。如果这个时候没有很高监管强度,风险很难抑制。蚂蚁联合中小银行发放ABS产品,两方都有责任,属利用监管套利,增加市场的不稳定性、金融系统的脆弱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