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or拜登当选 各对汽车行业有何影响?

美国大选的决战已经打响,但对于最终谁能当选这个问题,依旧充满未知数。

美国大选

那么,特朗普连任,亦或是拜登当选,分别对汽车业有什么影响呢?二人的竞选方式和立场虽截然不同,但的确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趋于一致,例如双方都支持《美墨加贸易协定》,均致力于提高汽车产量和增加就业。二人的不同之处可能在于贸易和环保问题上。如果拜登当选,会加大联邦政府对电动汽车、基础设施和其他前瞻性技术的投资,鼓励交通运输领域的新潮流,拜登还可能取消一些关税,并与盟国合作解决贸易问题;而如果特朗普连任,可能会继续放宽燃油经济性等法规,在贸易方面可能会继续使用关税作为谈判工具。

汽车排放:放宽监管 VS 更严格的燃油经济性法规

特朗普曾在今年3月放宽了奥巴马总统时代定下的汽车燃油效率标准,而如果拜登当选,可能会寻求加强美国的燃油效率标准,使其与全球标准更加一致。

King & Spalding律师事务所合伙人Jackie Glassman表示,二人在燃油经济性和温室气体排放规定上的分歧最大。如果特朗普连任,政府将继续推行已经宣布的政策,包括修订奥巴马时代针对轻型汽车的排放和燃油经济性规定,降低改善的力度,并很可能与加州官员就州政府限制尾气排放的权利进行法律上的斗争。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Bob Latta认为,特朗普总统宽松的监管方式一方面将帮助车企避免过高的排放税收,一方面会放缓车企从传统燃油车向电动车转型的过程。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如果拜登当选,可能不会继续与加州州政府的诉讼,反而更有可能采用更高的燃油经济性标准,从而加速零排放汽车的采用和普及。

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Haley Stevens表示,“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在汽车排放和燃油经济性问题上的法规将更加统一和一体化,而在特朗普任下,各州试图设立自己的标准。总的来说,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积极进取的能源计划,把汽车问题提上日程。”

车企投资:增加在美投资 VS 增加在他国投资

如果特朗普连任,欧洲汽车制造商可能面临额外压力,需要加大对美国业务的投资,其中包括奔驰在阿拉巴马州万斯的工厂,宝马在南卡罗莱纳州斯帕坦堡的工厂以及大众在查塔努加的工厂。宝马在美国的工厂是该公司全球最大的单一生产设施,也是美国最大的汽车出口商。这些汽车制造商已经承认,如果对本土部件的规定更加严格,他们可能不得不增加在美国的汽车产量。

而如果拜登当选,可能会为汽车制造商在墨西哥和伊朗等国的投资提供更大的确定性。在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前,出口墨西哥工厂生产的汽车到美国并不需要缴纳关税。而后特朗普总统重新谈判《北美贸易协定》,新签署了《美墨加贸易协定》,增加了车企在他国生产汽车的成本。

美国大选

电动化:加速 VS 放缓

毕马威全球汽车主管Gary Silberg认为,特朗普和拜登在电动车激励措施、补贴和监管要求上的不同看法可能会对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的投资战略产生深远影响。

拜登在竞选中承诺投资高达2万亿美元建设基础设施,将在全美范围内新增50万个电动车充电站,向将燃油车换购为美国产电动车的消费者提供现金代金券,并加快对电池技术的研究以支持国内自主生产。

特朗普虽然偶尔也自称是电动汽车的忠实拥护者,但尽管通用汽车和特斯拉进行了大量的游说工作,其仍然没有在2019年扩大电动车联邦税收抵免优惠,因此通用和特斯拉今年也不再有资格享受这项激励措施。

特朗普是石油行业的坚定拥护者,其领导放宽了排放监管,并取消了抑制国内能源生产的不必要的繁冗规定。特朗普对化石燃料的支持可能会推迟车企向电动汽车转型的进程。尽管这可能会提振内燃机汽车的销量,从而帮助提振汽车制造商的盈利能力,但车企将无法快速扩大电动汽车销量,且低油价可能会抑制消费者对纯电动车的兴趣。

不过,根据King
&
Spalding律师事务所Glassman的说法,无论最后谁担任总统,车企在电动化上的投资都将继续下去。自2018年以来,全球汽车制造商已宣布在电动汽车领域投资逾1000亿美元。Glassman指出,“电动化是一个全球性的竞争领域,考虑到车企已经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本,我认为无论谁赢得选举,这种情况都将继续持续下去,只不过车企可能会在侧重点和方法上有所不同。”

英国脱欧:支持硬脱欧 VS 反对无协议脱欧

如若特朗普连任,英国强硬退欧派将得到提振,因为特朗普倾向于与意识形态一致的政府合作,而不是战略联盟。特朗普连任或加大英国贸易和治理规则与欧盟存在实质性分歧的风险,增加了汽车和零部件的贸易壁垒。

拜登反对英国无协议脱欧,称这将威胁北爱尔兰的和平,因此如果拜登当选美国总统,英国政府可能不得不软化其在与欧盟签订贸易协议时的强硬立场。如果英国和欧盟之间取消进出口关税,汽车制造商将受益,尽管商品的关税申报过程仍可能会产生贸易摩擦。

贸易:继续征收关税 VS 消除部分关税

特朗普和拜登都希望增加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但二人对待贸易的方式可能会大不相同。一些分析人士表示,拜登将更愿意与合作伙伴进行多边谈判,而特朗普将继续他的独行战略。不过不论最后谁当选,在美国生产面向美国市场的汽车的车企都将发展地很好。

拜登可能会使美国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加拿大、日本、墨西哥和越南以及其他七个国家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另外,拜登或重新考虑欧盟与美国之间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该协定将消除美国与欧盟之间主要的贸易壁垒,戴姆勒和大众汽车集团都曾为此协定进行游说。此前特朗普结束了谈判,加剧了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冲突。

而特朗普可能再次威胁将对欧洲产进口乘用车征收25%的关税。特朗普将欧盟描述为“企图利用美国”的敌人,并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特朗普的立场可能会进一步削弱欧美之间的经济联系,并在主要工业国家之间造成永久的对抗状态,这将损害在全球运营的汽车公司,也会给车企和供应商造成“成本上的混乱”。

在北美地区,特朗普和拜登都支持最新的《美墨加贸易协定》。协议规定,要想车辆在穿越美墨边境时免除关税,40%至45%的汽车需由时薪至少为16美元的工人生产制造;此外,75%的汽车配件需由美国和墨西哥制造。

代表国际汽车制造商在美国运营的Autos Drive America的首席执行官Jennifer Safavian表示,“关税最终只会增加消费者的购车成本,并且给汽车行业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

拜登当选后,可能会仔细研究现有关税政策,并可能和盟国进行合作,消除一些关税,解决汽车和零部件关税对车企和供应商迫在眉睫的威胁。Safavian认为,“若在拜登的领导下,我认为不必对关税问题过多担心。”

而在中美关系问题上,无论哪党执政,预计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在特朗普任期间,中美贸易纠纷持续了两年多时间,针锋相对的关税不断升级。而自疫情大流行以来,中美关系也一直令人担忧。如若拜登当选,也可能会对中国采取同样强硬的态度。对于在两国都有业务的汽车制造商(例如奔驰和宝马)来说,可能会继续受到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

美银证券分析师John Murphy总结称,若特朗普当选,其第二任期与第一任期将没有什么大不同,积极影响与负面影响并存;若拜登当选,将带来更多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同时政策更加严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