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内循环下,汽车消费真的降级了吗?

和那些市场流通性低的大宗消费相比,汽车消费降级更像是一个伪命题。

自5月首次提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依赖”之后,经济内循环便上了桌面,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从经济专家到政策研究学者,再到普通大众,无不对这一突然走热的词谈论着自己的见解。

那么,“经济内循环”一词该如何理解?

销量,汽车销量

简单来说,经济内循环就是在未来出口预期不好的情况下,国家首要考虑通过扩大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与之对应的是外部市场循环。比方说,一家整车制造公司,因为产品数量比较大,国内市场无法完全“吸收”,剩余的汽车就会拿到国外卖。但经济内循环就是,尽量通过国内市场消化厂家生产的汽车,实在无法“消化”的汽车,再通过国际市场卖出去。

两种循环的方式在于消化产品的主次途径发生变化,经济内循环的好处在于通过优化、改良内部经济结构,降低经济中单项经济比重过大的情况,扩大内需,促进消费,减少对外部市场的依赖,防止极限经济(单边经济)出现。

我国经济自加入WTO之后,一直都是保持着国内循环和外部市场的“双循环”的经济模式,而具体侧重于哪方面循环,则与发展阶段和国际形势有关。比如,2010年我国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达到49%,但是到2019年,这一占比为32%,降低了17个百分点。

销量,汽车销量

此次将经济发展重心着重放到内循环经济,一是考虑到当今的国际经济形势,二是因为国内市场还有非常大的潜力。年后的“黑天鹅”是加速经济内循环的一个契机,即使没有年初疫情这只“黑天鹅”,这个趋势仍会逐渐显现出来。

与此同时,经济内循环的走热不仅是经济战略大转向的信号,也将引发一次彻底的产业洗牌。

内循环下的产业格局

经济内循环的理念要做的是保证内需的扩大、货币的流通与消费的活力,其核心在于内需交易中的流动性与持续性,即广泛民众的市场化能力。

在国家提倡经济内循环模式的背景下,各个行业将受到不同的影响–如果符合经济内循环下的消费理念,则会崛起,反之则会受限。

销量,汽车销量

拿房地产业来说,作为近十年国内最赚钱的行业,我国的房价在最近十年增长非常快,恒大许家印、碧桂园杨惠妍等一大批富豪都是通过房地产业成长起来的。而随着经济内循环模式的走热,为了保障货币流通的能力与活力,势必会影响房地产业–

消费者如果将太多的钱花在房子上面,就会长时间面临没有额外的经济支出投入内循环经济的消费活力。

不过,也大可不必在意或相信某些专家所言中国城镇居民自有住房率已达96%,房地产业或将衰退的说法。

房地产业作为过去几十年支撑我国经济增长的支柱产业,以及人们对房子的向往程度之深,让我国的房价“高居不下”。对于国内的购房文化来说,城镇居民自有住房率即便达到100%,只要放开限购,人们依然会热衷买房,加上其和地方政府财政密不可分,你不能指望在短时间内有多大幅度的下跌。

销量,汽车销量

相反地,在刚刚复工复产后的那几个月,一些楼市热点城市甚至出现过楼盘过热的现象。为了抑制这种现象,各地纷纷升级当地的楼市调控政策来浇灭房地产业的火热状况,在侧面为内循环经济模式加了一把速。

促进经济增长的三辆马车是投资、出口、消费。在扩大内需的背景下,房地产业只是特例,但大部分大宗消费行业仍会在经济内循环下受挫,尤其是外贸行业,2020年上半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4.24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

市场流动性小的大宗消费遭受打击与流动性大的消费行业形成促进同时进行。在投资与出口的不确定性下,只能靠消费尽量拉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疫情好转后出现大量的地摊经济。

销量,汽车销量

常常和房地产业对比的是汽车行业。那么,作为中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之一,当消费者收手于房产业时,汽车行业的消费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是发生消费降级,不受影响,还是反增?

汽车消费降级是伪命题

判断汽车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并不简单。

从总体销量来看,2018年我国汽车总销量2808万辆,同比下滑2.8%,这是自1990年以来汽车销量的首次下滑。2019年2144.4万辆,同比又下滑了9.6%。然而这种销量上的“降级”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似乎与经济内循环无关,就在5月提出经济内循环后,汽车销量甚至随着疫情得到控制而好转。

再者,仅仅根据销量回答汽车行业消费降级未免太过武断。

销量,汽车销量

因为从汽车类型来看,销量减少的主要是一些低端品牌。与此同时,低配车在总销量中的比例明显下降,豪华品牌则取得了10%以上的两位数增长;在进口车当中,代表高档需求、排量在3.0L以上的汽车份额不断提高。

2018年,高端品牌劳斯莱斯在中国的销量同比增长43%,宾利增长37%,保时捷的销量则超过8万辆,同比增长12%,占其全球总销量的近三成。

即使是去年经济放缓以及中美两国间的贸易紧张态势导致汽车需求下滑,豪华车的销量也一直处于上升态势。根据中国乘用车协会的数据,去年中国豪华车销量增长8%至282万辆,因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换车时倾向于选择高端车型。根据《2018~2019中国精众营销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占据大众14.3%的精众人群在汽车消费市场贡献了71.8%的市场规模。

这些都是汽车消费假降级的证明。

销量,汽车销量

同时,作为只占汽车总销量5%左右的细分市场,新能源汽车即属于大宗商品又是出于牌照限制之下的妥协,在消费者的选择度来看又有些消费降级的意味。

但是,根据欧拉品牌发布的《欧拉都市新青年报告》中提出,新一代都市青年,正在成为传统汽车品牌和造车新势力共同突围的路径。对这一代消费者来说,生活场景化的体验远比单纯的物理属性更为重要,汽车成为消费者自我认同和自我表达的平台。

和上一代消费者盲目迷信国际大牌不同,新一代消费者正在对国货表现出更多的兴趣,不追求过高的价格与太过奢侈的感受,而是强调拥有某种象征性的意义和态度。也就是说,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的消费群体选择新能源车未必是妥协(也不排除),因为在他们眼中没有消费升级与降级的概念。

销量,汽车销量

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题,意味着我们要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催生新供给和需求,加快进口替代和出口转内销,发展以内需为主的经济内循环模式。在新格局面前,伴随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的兴起,我们将看到区域协调发展、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等多方面的配合。

因此,和那些市场流通性低的大宗消费相比,汽车消费降级更像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汽车产业涉及上下游产业链多,它甚至可以结合“新四化”的变革,从而产生新业态,成为拉动经济内循环的重要引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