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金融头部企业业绩承压,艰难转身

  近日,“汽车金融第一股”易鑫集团和汽车金融服务科技平台灿谷,相继发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两家在汽车金融行业内颇具代表性的上市公司,在今年上半年或因疫情影响,都出现了交易量和净收入的大幅下滑,资产质量明显下滑以及逾期率明显上升。

  易鑫和灿谷上半年的市场表现,或许可看做汽车金融行业的缩影。自去年开始,国内汽车金融行业开始降温,今年疫情暴发进一步恶化了市场状况。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此前汽车金融行业高速发展埋下的风险,在疫情冲击下的加速暴露。

  ■ 易鑫、灿谷上半年收入大跌

  首先从交易量上看,易鑫、灿谷均出现大幅下滑。其中,易鑫上半年汽车融资交易总数为12.1万笔,相对于2019年上半年易鑫总放款台数28.5万台,同比下跌58%。其中新车交易量下滑52%,二手车下滑66%。而通过贷款促成的服务和通过自营融资业务则分别下滑37%和85%。灿谷也不例外,2020年二季度,灿谷促成的新增汽车贷款总额为49.46亿元,去年同期为61.55亿元,同比下跌19.6%。

  受交易量下滑影响,两家公司的收入和净利润也出现波动,其中易鑫已经全线亮红灯。财报显示,易鑫上半年核心业绩数据几乎全线为负。其中,收入约为16.24亿元,同比下滑49%。核心业务收入方面,贷款促成服务为4.62亿元,同比下滑45%;融资租赁服务11.11亿元,同比下滑47%;其他自营服务下滑92%。毛利率则几乎腰斩,2020年上半年仅为7.35亿元,去年同期为15.3亿元。净亏损达到10.53亿元,去年同期实现盈利1.23亿元,由盈转亏。

  灿谷方面,2020年上半年总收入(营业额)为5.20亿元,去年同期约为6.88亿元,下滑24.4%。核心业务收入也明显下滑:2020年二季度贷款便利化及其他相关收入1.43亿元,去年同期为2.23亿元;今年上半年约为2.64亿元,去年同期高达4.59亿元。净收入方面,上半年为3554万元,去年同期为1.69亿元,大幅下滑近80%。仅二季度,灿谷净收入也从去年的9459万元下滑至今年的7023万元。

  除了业绩下滑,疫情还给两家上市汽车金融公司带来了资产质量的恶化。其中,截至2020年6月30日,灿谷所有已完成并在存续期的汽车贷款的M1+以及M3+逾期率分别为1.59%和0.84%。虽然环比有所好转,但与去年的0.72%和0.30%相比,增幅分别达到120%和180%。

  与此同时,截至报告期末,易鑫所有融资交易(包括自营融资租赁服务及贷款促成服务)180日以上逾期率及90日以上(包括180日以上)逾期率分别为1.40%及2.46%,而去年年底相应数据仅为0.33%和1.3%。

  ■ 融资租赁带动营收

  从两家头部企业的数据来看,上半年汽车金融行业数据可谓惨烈,从细节处着眼,能发现更多问题,“易鑫专注于主营业务,灿谷已经开始向外布局了。”车咖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成伟分析,以易鑫为例,2020年总收入同比下降49%,其中助贷业务下降了45%,融资租赁业务下降了47%,两项主营业务降幅相近,说明没有能增加收入的更好业务,整体收入的降幅就会较大。

  反观灿谷,2020年总收入同比下降24.4%,其主营业务为三大板块。第一部分助贷业务下降42.56%,与易鑫的下降幅度接近;第二部分融资租赁业务下降0.06%,相当于与去年持平;而后市场业务逆势实现了34.19%的增长。“后市场业务增长来源于哪?很明显,助贷业务没有衍生利润,只有融资租赁能带动后市场的收入。”黄成伟说。

  他进一步分析,这说明灿谷在重点发力融资租赁,一方面保证了疫情冲击之下,融资租赁业务没有大幅缩水,另一方面也带动了后市场收入的大幅提升,如此能抵消一部分助贷业务的下滑,所以整体利润降幅也能得到有效控制。

  尽管两家企业上半年业绩不尽如人意,但随着二季度社会经济活动及车市的逐渐恢复,两家企业的业务也在改善,二季度的交易量、收入等财务数据多数都实现了环比增长,呈现不断回暖的态势。易鑫在财报中也提及,待控股股东易车与腾讯等买方团的合并生效后,买方团将触发对易鑫的全面强制性要约,而易鑫仍将保持上市地位,并有望借此强化和巩固自身在行业中的领导地位。

  不过黄成伟分析,重组对易鑫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暂难下定论,主要看大股东对易鑫的定位。如果还支持其目前的行业定位与产业模式,并输送相关资源,会助易鑫一臂之力;但如果大股东对其定位进行调整,则未来很难判断。

  灿谷方面则表示,二季度收入超过公司之前所给出的预期上限近10%。下半年将继续精进以保险促成为主的汽车后市场业务;深耕基盘助贷业务;继续在汽车交易促成业务领域发力;继续推进运营效率的提升。

  黄成伟判断,灿谷一直以来的发展定位都非常明确,“我尤其看好灿谷在后市场的布局。从成熟市场经验来看,后市场的未来非常有潜力,前几年不少互联网公司想吃后市场这块大蛋糕,但都无从下嘴,而灿谷无意间找到了最佳切入点——融资租赁。”

  ■ 盲目扩张后遗症显现

  事实上,营收下滑、不良攀升、资产减值并不是两家上市企业面临的问题,更是今年上半年汽车金融行业的普遍现象。归根结底,黄成伟认为,前几年汽车金融行业大规模发展,很多公司急于求成,降低了风控标准,利用资金优势抢占了不属于他们的客户群体,为后续发展埋下了隐患,导致资产状况已经处于崩坏边缘,疫情只是加剧了不良和逾期。今年上半年,行业基本陷入焦头烂额、疲于奔命的补救状态。

  亚太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汽车金融部总经理穆海龙也认为,经济下滑,疫情影响,购买力降低势必会造成市场整体的需求被压制,消费者需求趋于理性,不成熟市场的过度开发会带来一系列贷后管理问题,对于存量市场和客户的持续服务能力不足,原有业务规划无法落地都会产生问题。

  他判断,汽车金融行业正酝酿着一次从粗放型向精细化管理的调整过程。互联网金融前期的蓬勃发展,把汽车金融市场的消费欲望开发出来了,同时也通过金融科技的发展推动了行业的进步。但亦暴露出了很大问题,最主要的就是将金融市场的节奏打乱了,一些不可动摇的底线打破了。所以上半年汽车金融市场释放出的信号就是——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改革的特点就是:去杠杆,即回到初心,坚决甄别客户;去产能,供给方优胜劣汰重新整合;降成本,通过结构性调整来提升效率,提升服务质量和管理能力,从而整体降低融资成本;补短板,风险和资产管理能力必须提升。“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思考和调整,也就能看懂汽车金融市场的变化了。”穆海龙说。

  基于这样的判断,穆海龙认为易鑫和灿谷遇到的是不同的问题。供给侧改革中的资方调整,必然会给以助贷为主营业务的易鑫以冲击,所以易鑫需要做的是练好内功,做好贷后管理和风控不仅是易鑫目前要解决的问题,更是整个行业为前期过度发展欠下的债。“而灿谷是进入了一个主动调整期,在调整期中业务出现波动也属正常。从长远角度看,随着服务能力的提升,灿谷未来的表现仍值得期待。”

  ♦下半年汽车金融怎么走?

  •亚太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汽车金融部总经理穆海龙:

  就目前整体状况来看,乘用车市场需求下滑几乎已成定局,经济发展的不稳定性势必会造成消费者购车意愿的不确定性增加。所以对于乘用车金融市场来说,今年下半年应该是一个调整的阶段。厂商系汽车金融公司将会成为市场的主流。基于整个用户购车、养车、换车、修车的产业链金融产品布局,将会受到更多主机厂金融的重视,通过产品的横向拓宽,来进一步巩固市场占有率。市场情况越是不乐观,资源就越会聚焦,对于产品供给方和服务方的专业性和稳定性要求就越高。一场大规模的优胜劣汰在下半年的乘用车金融市场将会持续进行。

  •车咖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成伟:

  如果下半年疫情不出现大规模暴发,汽车市场会迅速回暖,一方面新车销量增长会带动汽车金融基础数据增长,另一方面疫情也会提升渗透率,汽车金融市场存在小规模爆发的可能;如果疫情出现区域性反弹,则会导致行业进一步分化。头部企业占据规模化和科技优势,依靠单一渠道的小公司则岌岌可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