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老表的“汽车梦”

5天时间,2200公里,四座城市,五家整车企业,虽遗憾未能把江西整个汽车行业走个遍,但依稀中也看到了江西汽车的未来,至少是近几年的未来。

作为中部地区的人口输出大省,江西的存在感有些弱势,这与江西老表温和但缺乏尝试精神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一点原中共江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中国作协会员刘上洋有着深刻的体会。

刘上洋曾在《光明日报》2012年1月13日刊上发表了名为《江西老表》文章,把江西老表的性格总结为6大特点,包括:温和守矩而缺乏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不排外,但会搞内耗;有小聪明,但缺乏大视野;会读书,但缺乏创造力;有着强烈的官本位意识而缺乏市场经济观念;朴实热情,但缺乏勤劳刻苦精神。

江西老表缺乏尝试精神的性格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江西汽车产业的发展。1970年,国家曾决定在江西建设第二汽车制造厂,这本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但江西却婉拒了,理由是有了这么一个几十万人的厂子每天要供给大量的粮食蔬菜而抬高物价。于是,该厂改在湖北的十堰落户了,江西错过了一次巨大的发展机会。

一念之差致使江西的汽车产业一直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不管是身在省会南昌的江铃汽车还是身处景德镇的昌河汽车,在汽车行业里均是相对边缘的品牌,而这些已经是江西能够拿得出手的品牌了,除此之外,上饶的汉腾和抚州的大乘更为弱势。

或许是在传统汽车领域发展不佳,在举国上下大兴新能源产业的背景下,江西省迅速引进了合众、爱弛、昶洧等新能源品牌,甚至连不靠谱的绿弛都在江西有了一席之地。

江西苦汽车产业久已,但就目前的状态而言,江西在汽车产业上吃的苦,还要继续延续一段时间。

首先而言,作为江西最大车企的江铃汽车发展的就并不顺利,早在2018年江铃旗下的陆风便于爱弛达成了合作关系,当时的爱弛计划在陆风的工厂里生产。现如今两年时间过去,原本忙碌的陆风工厂已经停用,近百米的自行车棚里稀稀落落的停放着几辆电瓶车,没猜错的话,那是门卫在正常上班的最好例证。

“陆风的工厂已经给了爱弛,原来陆风的员工也都被输送到江铃福特、轻型商用车、改装车工厂。”一名江铃汽车研究院的员工这样向记者表示。作为江铃的一份子,其对江铃的现状有着深刻的理解,“江铃其实挺赶时髦的,什么都干,但什么都干不好。”这样的评价与刘上洋总结的江西老表的性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什么都干的江铃也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在疫情的影响之下,江铃意外收获了救护车的订单,改装厂里满满当当的救护车,成了江铃抵消疫情冲击的最大法宝。

如果说陆风的退出和救护车业务的强势可以功过相抵,那新工厂里满满的领界和正热火朝天建设的新能源产业基地,又暴露出了不小的隐患。

“领界是我们自己开发的,福特负责验收,达到他们的标准后才能挂福特的logo,进行销售。”“挂自己的标不好卖,挂福特标更抢手一点。”一边是江铃可以达到“福特标准”的喜悦,另一边则是对江铃品牌乘用车无法勃兴的苦恼。“什么都干不好的江铃”在用最稳妥的方式,维护着其在乘用车市场的颜面。

相对于身处南昌的江铃而言,个人更看好在宜春的新能源项目,这座有着“亚洲锂都”称号的城市,不仅有着极为丰富的锂矿资源,更有着从电池原材料到电池生产再到新能源汽车的完整产业链。单从这样的产业链布局上而言,宜春或许是整个江西最适合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城市。

虽说宜春聚集了香港国威、深圳福斯特、赣锋锂业等多家大型的锂电池生产企业,但目前在新能源整车领域仅有一家合众汽车在此扎根。而按照当初的规划,合众宜春基地用于生产高端车型——合众U,并将于2020年12月31日完成首辆车下线的目标。或许是由于疫情的影响,现场正在搭建厂房骨架的状态意味着这一目标已经不可能实现。

最为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桐乡和宜春工厂之外,去年11月合众又与南宁市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计划在南宁建设年产10万辆的电动车项目。这样三足鼎立的格局,对于亟需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宜春而言,或许并非什么好消息。

至于宜春有多么着急要的发展起新能源产业,合众新能源所在的经济开发区的状态也给了我们答案。经开区有着一个颇为霸气的“大门”,双向6车道的的两侧一边写着国家级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另一边写着国家锂电新能源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夹在这两个门匾中间的高楼刚刚搭完框架,颇有一番极具发展潜力的架势。

而就在这“大门”对面不到百米的距离,一栋栋烂尾楼似乎在诉说着这个曾经勃兴又日益消沉的故事,就连本该雄伟霸气的售楼处也成了一番破败不堪的模样……

如果说南昌有江铃的传统积淀,宜春有锂矿资源的支撑,那么紧邻浙江的上饶就有着勇夺天下的雄心壮志。

据《上饶日报》去年年底发布的信息显示,“上饶经开区形成了6大整车、6大核心零部件、70余家汽车零配件企业、1个试验场的产业格局,构筑了一个包括轿车、客车、SUV、大巴车、物流车、新能源汽车等系列产品在内的完整的汽车产业集群,整车产能87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比重88.5%,列全国前三、江西第一。”

这其中主要包括规划年产30万辆的爱弛汽车、计划年产20万辆的吉利商用车,以及年产45万套的腾勒发动机,年产7吉瓦时的安驰、星盈、中盈、优特等新能源汽车电池,年产10万套的精骏电机,年产2万套电控的捷控新能源,年产40万套的爱驰电驱动总成。

宏大的规划与窘迫的现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爱弛的累计销量仅为207辆,加上出口欧洲的500辆也不足千辆,而吉利商用车还正处于建设当中,吉利能否在颇为地域限制的商用车领域取得突破也还是个未知数。

而就在吉利商用车与爱弛工厂中间,一片巨大的空地是为零部件产业园准备的,唯一一个建设完好的产业园里仅有华众零部件一家在正式运营。“这个产业园里共有三十多个厂房,目前只有我们一家在运营,有企业想来的话可以随便挑,优惠政策也可以去经开区招商办随便谈。”

布局完善,但前景并不明朗,这样的状态也为上饶带来了巨大的招商压力。而为了保证目前上饶境内最大车企汉腾汽车的正常运营,上饶市政府已经着手接管了汉腾,这才使得受疫情影响极大的汉腾未出现欠薪的情况。

更有意思的是,在上饶市经开区的汽车产业馆里,2020年规划产能100万辆的目标被挂在最为醒目的位置上,而整个展馆里也到处飘着“创造财富快车道”的旗帜,现如今2020年的一半已经过去,本该热火朝天的经开区却显得颇为沉寂。

“现如今的经开区已经死气沉沉了。”当地出租车司机的一声叹息,道出了上饶的窘境,也道出了人们对于江西汽车产业的忧虑,错过二汽的江西老表本不该做“汽车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