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下一个拜腾?

7月初,一次新能源产业调查,有机会再次踏入拜腾汽车位于江苏南京的自建工厂,焊接车间内360台库卡机器人还是那样栩栩如新,办公大楼从外看去仍未沾染太多灰尘,测试车间门口依然摆放着多台M-Byte试制样品,一切好似都与去年年末参加“拜腾开放日”时别无他样。

殊不知,短短几个月内,一场疫情致使整个新能源市场与资本环境骤变,对于那些本就抵御风险能力较弱、苦苦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新势力而言,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因此,由于资金链断裂、严重内耗、错失“风口”等一系列因素,拜腾轰然倒塌。最后,所有员工等来的只有一纸停工6个月的通知,以及继续拖欠的工资。

此刻,再去回想拜腾创始人戴雷博士曾信心满满的承诺,“在全球团队的通力合作下,拜腾第一台试装车已经下线,未来几个月,工厂将对产品、工艺设备、生产流程及配套零部件质量进行一系列验证、优化等工作,集中精力实现2020年中量产。”早已变成一句空谈。拜腾,从破晓之前到再次坠落深渊,用时如此之短不禁令人感叹,而它也注定被赋予“失败者”的角色。

不过即使消亡,必须承认拜腾依然令外界看到一些较为“惊艳”的设计与概念。相比之下,某些新势力自诞生之初,或许就只能用“平庸”所形容。随后,在产品布局、上市节奏、公司运营、品牌营销等方面也可谓漏洞百出。更加令人费解的是,当下它们依然可以悄无声息的“存活”在这下行市场之中,而奇点汽车亦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

曾经,探讨过一个有趣的话题,对于新造车最大的悲哀是什么?而我个人的答案则是:“当你犯错时,整个行业都显得漠不关心,甚至连报道与提出建议的欲望都不强烈,或许那才是真的失败。”

此刻,奇点汽车好似就处在这样尴尬的境地之中。至于原因,还是由于过往的种种偏颇,已然令外界对于其消息感到麻木与疲倦,而它或许也将成为下一个“拜腾”?

“不务正业”的沈海寅

老实说,想要讨论奇点汽车现状的出发点,还是不久前看到了这样一则消息: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奇点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海寅连发两条朋友圈,但关键词均为蓝鲨智能电动摩托车。不免令外界猜测,后者难道要放弃造车,开始进军行业门槛更低的两轮电动摩托车市场?

对此,沈海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蓝鲨是其此前投资的项目,和奇点汽车一起构成“4轮+2轮”出行战略。”据公开资料显示,除奇点汽车创始人兼CEO的身份外,沈海寅还担任鲨湾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而后一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是一家生产智能电动摩托车的创业公司。

同时,奇点汽车全场景出行图谱包括“大车+小车、4轮+2轮、乘用+商用”三个组合,即SUV车型iS6、MPV车型iM8和微型车iC3组成的“大车+小车”组合、四轮汽车和两轮摩托车组成的“4轮+2轮”组合,以及这三款车和智点系列电动商用车组成的“乘用+商用”组合。并且沈海寅还表示,希望用电动汽车的技术重新打造电动两轮车,进行降维打击。

看到这里,只想说概念层面沈海寅的“出行梦想”的确较为完美,但是在具体落地环节,未免实在有些太过拖沓?无论纯电SUV、还是两轮电动摩托,我们并未真正见到其身影。至于能否像前者所说实现“降维打击”,还是用终端销量表现证明为好。

此外,疫情期间,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曾发生工商变更,经营范围新增测温仪及监控系统研发、生产、销售及进出口贸易。对此,奇点官方回应称,“生产口罩不以盈利为目的,主要为满足内部员工及家属日常防护使用需求,在此基础上,也会面向全国及海外进行供应。”但是有知情人士透露,生产销售防疫用品,实则是为解决工厂部分员工工资。

平心而论,从选择进入两轮电动摩托市场,到生产防疫用品并销售“自保”,此刻的奇点汽车在沈海寅的带领下,每一步发展或许都有着出于自身的考虑,但是不知为何也多了一分“不务正业”的味道。距离踏实造车这一目标,有时觉得唾手可得,却又显得遥不可及。

依稀记得三年之前虎嗅曾有一篇名为《五个中年造车男的一天》的文章,阐述了李斌、何小鹏、沈晖、戴雷、沈海寅当时五家先发新势力车企掌门人的处境。时过境迁,三年后他们之中有人已经带领公司进入头部梯队,有人早已坠落深渊被行业淘汰。反观沈海寅,以及背后的奇点汽车,前路依然迷惘,何去何从仍是未知。

5年“烧掉”170亿?

许多新势力在面对何时推新的质疑时,总是喜欢用“慢就是快”这个稍显矛盾的答案进行回复。同样,对于奇点汽车而言,从2014年12月创建,到截至今天仍未看到一部量产车型交付,其用最为真切的例子向我们诠释了上述悖论。而在5年多的时间里,这家新势力车企总共“烧掉”超过百亿元融资,却没有换来任何实质性回报。

据企查查显示,从2015年至今,奇点汽车共进行过6次股权融资,虽然并未详细披露具体的融资金额,但根据2019年其第五大股东博雍智动转让所持全部股份时所发布的招标公告显示,当时其融资总金额已超过170亿元。目前奇点汽车的投资方包括:奇虎360、联想之星、韬蕴资本、博雍基金等,最新一轮融资的时间为2019年10月12日,投资方为伊藤忠商事,融资数额近亿美元。

至于上述融资用途何在?按照沈海寅的规划,主要还是推进首款车型的研发、量产以及后续的营销工作。因此,从奇点汽车披露的安徽铜陵工厂建设规划,产业园项目总投资80亿元、年产能将达20万辆,一期工程占地400亩,主体厂房于2017年6月开工建设,2018年10月底全面完成一期厂房建设。

2019年3月,沈海寅再次宣布与苏州市相城区以及高铁新城全面开展合作,未来5年投资150亿元打造奇点汽车全球研发中心、奇点汽车苏州生产基地,并合作成立100亿元的智能电动汽车产业投资基金。

但是就在表面看似不缺钱的沈海寅,一边“大手笔”的与各地方政府进行合作之时,危机却在慢慢显露出来。今年5月28日,据相关资料显示,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成为被执行人,约8703万元的股权数额被冻结。

另外,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日前发生多项变更事项,其中,铜陵欣荣铜基新材料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退出了股东行列。

而这或许与沈海寅在两年前对外宣传,已经和北汽昌河定下代工合作,2019年6月,再次表示北汽昌河在江西景德镇的工厂可为奇点汽车提供10万辆的产能有关。加之其官方表示:“公司现在整体重心全在首款车的量产上,过早建设工厂对奇点来说没有意义。”由此可见,安徽铜陵工厂对于奇点的实际作用或许正在被削弱。

虽然之后其官方回复称,上述变更为正常经营变动,但是本次地方政府退出股东之列,还是不免令外界对于奇点身处安徽铜陵的发展与所获得的支持力度产生一定质疑。并且据相关媒体实地走访后发现,截至目前奇点汽车位于安徽铜陵的工厂仍是一片荒地。

而就在不久之前,还有消息称奇点汽车运营主体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获得股权融资,投资方为珠海奥东投资有限公司和国厚资本。随后其创始人兼CEO沈海寅表示:“本轮融资额度为10亿元。”至于参与本轮融资的珠海奥东与国厚资本,背后仍可看到安徽国资的身影。

可就在奇点汽车再获融资的消息被爆后不久,其官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关于奇点汽车融资10亿元及股权融资情况,以上信息均不属实,公司CEO沈海寅的发言也系子虚乌有。”

一次大股东退出、一次融资“乌龙”,足以看出曾经在资本市场中顺风顺水的奇点汽车,也难以躲避这场“寒冬”的降临。同时,令人倍感诧异的是,依照常理5年时间在“烧掉”170亿元后,参考同时期的蔚来、小鹏、威马,奇点汽车应该能够获得一定的行业认可度与品牌声量。

现实却是,在消耗繁多各界资源的背景下,后者更像一张充满漏洞的“白纸”。没有任何量产车型做支撑,沈海寅所构建的“造车梦”显得那样虚无缥缈。

频繁“跳票”的iS6

5年时间,170元融资,一个庞大的“造车梦”,最终落地到实处的则是奇点iS6这款车型。对比之下,与它几乎同时期推出的蔚来ES8、小鹏G3、威马EX5等车型,纷纷已经度过了年度改款阶段。反观奇点iS6,留给市场最为深刻印象就是它那频繁不断的“跳票”。

其实,早在2017年4月13日,奇点旗下的首款电动量产车型——奇点iS6预览版就已对外正式亮相,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同日,奇点启动新车预订,售价区间为20万-30万元,并计划在2017年底进行小批量生产,2018年实现量产交付。

可是之后该车型就陷入了频繁“跳票”的怪圈中。2018年1月,沈海寅宣布,奇点iS6将于当年底量产上市。2018年10月,沈海寅再次宣布,奇点iS6推迟上市,预计在2019年春节前后。

然而新年已过,“跳票”再次发生。2019年7月,沈海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iS6由北汽昌河在江西景德镇的工厂代工生产,年内肯定会上市。但是或许因为疫情的影响,截至目前仍未得到iS6准确的推新时间表。

不可否认,如果奇点iS6能够按照原定计划于2018年推向市场,抢占先机下或许还有着一战之力。毕竟,当时20-30万元新能源市场的终端竞争远没有此刻激烈,消费者对于新能源车型的审视标准也未到如此严苛的地步。

当下,随着特斯拉国产Model 3以及一系列头部新势力车企试图“品牌向上”车型的到来,这条赛道早已变得拥挤不堪。奇点iS6在没有品牌光环加持的前提下,产品力与性价比层面也无过多优势可言,所以想要“突围”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在对于新势力而言颇为重要的线下营销渠道搭建方面,按照规划2018年1月,奇点汽车首家体验厅亮相北京三里屯时,其宣称将在三年内在全国打造200家线下体验店。最终现状却是,北京、上海、杭州,奇点汽车位于全国仅有上述三家直营体验店。

周末,记者亲自走访了其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世纪汇商场一楼的门店,第一印象只能用“十分冷清”所形容。因为除店员外,半小时内再未看到有其它顾客进入店中了解奇点iS6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墙之隔的理想汽车体验店内人流络绎不绝,而在奇点汽车正对面的门店,则摆放着另一家头部新势力小鹏汽车的第二款量产车型——小鹏P7。

同时,摆放在店内的蓝色奇点iS6“展车”,无论内外饰设计,还是整体造型语言,并不能带给人眼前一亮的“高级感”,上述观点也获得了同行伙伴的认可。此外,对比旁边的理想ONE、小鹏P7,不知是否为试装车的缘故,奇点iS6在做工细节处也存在着较大差距。综上所述,无论从产品层面,还是营销层面,种种不利因素加持下,或许也预示着频繁跳票、珊珊来迟的奇点iS6,前景早已变得愈发黯淡。

总之,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沈海寅与他的奇点汽车,“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或许显得颇为恰当。时间回到2014年,在那场由资本集团与互联网行业共同“引爆”的新造车运动中,沈海寅这位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的企业高层,奋不顾身的投入了汽车行业之中。

六年过去,无论出于何种原因,2020已然成为新势力们的分水岭,奇点汽车在经历产品多次跳票、量产遥遥无期之后,行业前景早已开始变得灰暗无光,而沈海寅曾经那炙热的“造车梦”也在不断降温。

至于这家命运多舛的新势力车企,是成为下一个拜腾?还是继续坚持做更好的自己?选择权仍掌握在沈海寅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