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北京时间7月30日晚,承载着李想千亿美金市值梦的理想汽车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此时距他上次赴美敲钟已经过去了6年7个月零19天。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北京时间7月30日晚,承载着李想千亿美金市值梦的理想汽车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此时距他上次赴美敲钟已经过去了6年7个月零19天。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理想此次公开发行9500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发行价格为11.5美元,超过8-10美元的指导价格,最终募集资金10.925亿美元。理想由此打破了蔚来创下的记录,成为在美募集资金最多的新造车企业。

  美团加码3.5亿美元

  在公开发行股份募资前,理想汽车还获得了3.8亿美元的基石投资。其中,美团投资3亿美元,王兴个人投资3000万美元,字节跳动投资3000万美元,Kevin Sunny投资2000万美元。

  事实上,自从2019年8月以来,理想就与美团结成了同盟。

  2019年8月,理想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王兴以个人名义投资3亿美元;2020年6月,理想完成5.5亿美元D轮融资,美团投资5亿美元;在理想即将登陆纳斯达克之际,美团系再次加码3.5亿美元。截至目前,美团系已累计投入11.5亿美元。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除了美团系的鼎力支持外,理想还获得了高瓴资本的背书。在公开发行的9500万股ADS中,高瓴资本认购了其中的2608万股,总价值3亿美元。

  公开信息显示,高瓴资本是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投资公司,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60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高瓴资本在近期开始大举布局新能源领域,先是斥资100亿元参与宁德时代的定向增发,然后参与小鹏C+轮5.5亿美元的融资,再到现在花费3亿美元入股理想。而在更早以前,高瓴资本还曾是蔚来的股东。

  紧急更新招股书

  7月24日,上市前一周,理想紧急更新了招股书。与旧版招股书相比,新版大幅提高了募资金额,并抢先披露了二季度报,而这份财报还没有来得及经过正式审计。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相比一季度报,二季度报更能为投资人带来信心。财报显示,理想二季度营收19亿元,环比增长128.6%;交付6604辆新车,环比增长128%。

  此外,理想的毛利率也由一季度的8%提升至二季度的13.3%,这主要得益于产量提升带来的规模效益。横向对比后会发现,特斯拉一季度的毛利率为21%,而同期蔚来的毛利率为-12%。

  与此同时,理想二季度的营业支出也达到了4.36亿元,环比增长44.1%,这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理想增加了营销活动,扩大了零售、配送和服务中心网络。

  最终,理想二季度的净亏损为7520万元,环比一季度收窄190万元,上半年累计净亏损1.523亿元。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截至二季度末,理想在全国范围内有21家零售店、18家交付中心和17家服务中心,700名销售和服务人员。

  现金流方面,理想二季度的经营现金流为4.52亿元,而一季度为-6300万美元。截至二季度末,理想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7亿元,环比一季度末增加了3亿元。

  汽车头条App预计,此轮募资完成后,理想汽车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超过140亿元。

  “希望操盘千亿美元级公司”

  作为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本人有着丰富的创业经历。在造车之前,他先后创办了泡泡网和汽车之家,前者是中国领先的数码消费媒体,后者是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汽车网站。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鲜花与掌声背后,李想也经历过至暗时刻。2013年12月,李想带领汽车之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公司上市后,澳洲电讯成为最大股东,持有71.5%的股份,李想本人的持股比例仅为5.3%。

  而在2016年6月,当澳洲电讯与中国平安完成股权交割后,后者成为了汽车之家的最大股东。随后,汽车之家创始团队被大规模清洗,李想本人也在几个月后彻底离开了董事会。

  或许正是这段特殊的经历,让李想在拥抱资本的同时充满了警惕。在理想当前的股权架构中,李想本人持股比例仅为25.1%,但却通过AB股制度拥有70.3%的投票权,由此确保了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李想对于现金流有着深刻的理解。在他看来,公司财务要做出精准的预算,根据预算控制现金流,整个损益表要能反映公司的运营质量,而不是做短期的掩盖。他表示,将公司的每个人放到这个系统里,就不会有乱花钱的现象发生。

  李想透露,理想汽车现在拥有超过3200人的团队,但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对于未来,李想充满信心,他曾发文表示:“往后再看十年,如果智能电动车的赛道我们打不赢,这个世界一定出了大问题。”而在更早以前,他更是立下豪言:“我已操盘过百亿美元级公司,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美元级公司。”

  “和时间做朋友”

  当李想开始造车时,他立下了“再造一个丰田”的志向。然而作为一家快速发展的公司,丰田的各项经营数据显然不对理想有任何参考意义,但理想也必须找到自己的同类公司,方能在资本市场和汽车行业中确定自己所处的位置。

  特斯拉和蔚来就是理想的同类公司,他们身上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创始人都来自互联网行业、都是连续成功的创业者、且都是资本运作的高手,他们自身则游走于汽车企业与科技企业之间,为资本市场和汽车行业带来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截至7月29日收盘,特斯拉的市净率是28.35(即公司市值是净资产的28.35倍倍),苹果公司的市净率是21.01,而福特汽车的市净率是0.93,丰田汽车的市净率是0.90。

登陆纳斯达克?!理想通往千亿美金市值的起点

  为了使理想汽车的位置更加清晰,我们对比了特斯拉和理想2020年上半年的各项关键指标:

  今年上半年,理想交付1.04万辆,特斯拉交付17.9万辆,后者是前者的17倍;

  理想营收27.5亿元,特斯拉营收120.21亿美元(约合841.47亿元),后者是前者的30倍;

  理想毛利率为16.6%,特斯拉毛利率为21%,后者是前者的1.27倍;

  理想净亏损1.523亿元,特斯拉净利润为1.2亿美元(约合8.4亿元);

  理想经营现金流为3.89亿元,特斯拉经营现金流为5.24亿美元(约合36.68亿元),后者是前者的9.4倍;

  2019年全年,特斯拉交付36.8万辆新车,营收245.78亿美元(约合1720.46亿元),毛利率16.6%,经营现金流24.05亿美元(约合168.35亿元),市值突破千亿美元大关。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理想达成上述指标后,也能跻身千亿美元俱乐部。然而对于眼下的理想而言,无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年7月,当拜腾意外暴雷时,李想曾发文感慨:“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一个从18层地狱为起点往上爬的创业企业,熬出地面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选择和时间做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