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特斯拉是把杀猪刀

宝马优化车机系统,有点横看成岭侧成峰。

日前,宝马宣布与腾讯合作推出车载场景APP,未来,宝马车主可以享受到部分平时在手机上使用的功能,比如搜索美食,利用声控调出在线视频,以及增加一些在特殊场合里的功能,停车场地图、寻车,以及集成在iPhone芯片里的数字解锁。

如果把官方发布的新闻稿浓缩一下,内容大概就是这样。对了,你还可以把数字解锁权限分享给五个好友,over。

但是,不好意思,我今天的任务不是编辑一个微头条,而是一篇略有深度的文章,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已经是三顾宝马的车机系统了(拜托了,让我过了吧,主编!)。

作为一个宝马入门级产品的车主,我2015年购车时,宝马的iDrive系统还只能用旋钮操作,我和它之间的交流仅限于查油耗、听歌,连倒车影像都很少看。至于什么订阅和系统升级,我一向保持距离。从实用性角度来说,它们的价值更多在于占领屏幕,不然留白太多。

对一部宝马车,崇尚它的机械,而最大化对电子系统敬而远之,似乎是天经地义的。

Come on,还是别装糊涂了,其实再老资格的车主,也早就和电子系统暧昧地半推半就了。我一直有心刷个ECU一阶,我的F20入手没多久,宝马就推出了B系列发动机,搞得我一直觉得亏了,要不是这台N13一直表现不错,也始终对刷ECU存疑,我早就动手了。

但说不定我哪天还真就把这事给办了。

另外一次,保养时和销售聊天,说有个7系车主,去洗车店洗车时,小哥有点手潮,清洗发动机舱时进水了,把ECU泡了,仅修理程序的第一步,先拍两万五。

虽然现在市面上有不少多挡位变速箱,但我一直觉得采埃孚的8AT最好用,后来这家公司又出了横置9AT,结果遭遇滑铁卢,被骂得不轻。部分原因是,增加了一个挡位,换挡指令呈几何级增加,于是没搞好。现在无论是通用的9AT,本田(讴歌)的10AT,换挡指令都不算完美。

换言之,电子系统早就不知不觉进入了你的汽车生活。估计没有几个人再能适应机械液压助力了,而统统是电子助力。包括让很多朋友津津乐道的可变悬挂,也都需要传感器和ECU处理信息做决断。

既然电子系统如此风靡,就算是一个崇尚驾驶的品牌,如果独独对代表着电子系统前端形象的车机视而不见,似乎有点矫情。宝马当然不矫情,事实上TA对这事还觉悟挺早的,从2003年就推出了第一代iDrive,只不过忙着过弯和憧憬E87、E90的朋友没兴趣研究。

早期的iDrive系统和我们对车机的常规理解差不多,控制空调、导航等等,直到2012年~2016年的第三、四代车机,引入了互联网功能,就是我车上的那一代。

彼时,宝马还没想到要引入太多所谓生活化场景,顶多是在仪式感上压榨灵感,于是就有了手势控制。真的,手势控制这个东西,还不如买车送个首饰。

其实就在2016~2019这三年间,车机系统在合资尤其是自主车型上飞速发展,后者把它视为弯道超车的赛道,像头文字D五连发卡弯的决胜沟槽,虽然这最终没能成为它们的助推器(起码在我的理解里),毕竟少有人会因为一套车机去选择一台车。

当然,这个命题在纯电车和自动驾驶车上是另一个逻辑和结论。

宝马虽然起步很早,但在车机飞速发展的这三年,几乎等于按兵不动。它现阶段车机的突出功能是——支持触控,相对从前的旋钮而言是个飞跃;其次是支持语音控制,且识别率较高;另外具备一些无线通讯的数字功能,以及AI技术,比如智能解锁和手势控制。

但是对于在广大自主车型上野蛮生长的APP,宝马一直冷眼观瞧。或许是主机厂不愿意让第三方进入自己的车机,毕竟牵扯到信息保密,以及用户行为数据,这就属于分享了,另外一个原因,大概是豪华品牌总不由自主地端着牌面,希望一举一动皆有仪式感。

这种玩法如今肯定是行不通了。所以才有了宝马日前官宣和腾讯合作,核心信息是此项,像7代iDrive的语音助手、停车场地图和数字钥匙,某种程度上都是帮助造势的。

你可以有仪式感,但更要接地气。尤其在邀请易烊千玺代言之后,对泛年轻群体当然在姿态上要有个交代,更别提官宣之后无数粉丝留言晒出自己的宝马座驾。

所以问题在于,宝马的动作还是不够快,或者说,可以更快。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一个崇尚驾驶的品牌,鼓捣出一个美轮美奂,目前已经支持自定义,可以手势这样花哨的形式来和系统交流的车机,算不算不务正业?

理论上是的。但传统汽车就是在这种悖论中发展的,将矛盾美化成兼容,但高手或者说伟大事物的伟大之处,就是把矛盾兼容在一起。

传统主机厂没法像新势力那样用软件思维去观察汽车行业,这不是智商问题,这是立场问题。一个大局观再强的中场,也没法从解说员的视角去观察球场。所以从一个阶段性节点或说坐标,去比较传统车企和新势力,对前者而言有些苛刻。但这是现实。

在这一点上,我愿意给宝马点个赞。站在一个操控行家(尽管现在很多车型软塌塌不像样子)的立场上,能够制造出一个花里胡哨的车机系统,也算不错了。

去年,美国消费者报告调查了数十个品牌的产品用户对座驾车机系统的使用感受,特斯拉排第一,宝马名列第二,在车机系统方面,暂时,传统车企还没被特斯拉甩开太远。

当然,这是因为在车机系统这块方寸之地上,它的挑战性远不如整车ECU的控制难度,但真到了特斯拉式的中央处理器可以接管整车的时候,或者干脆说自动驾驶,对宝马这样的品牌的革命性似乎又难以想象。

除非是一个对驾驶极端敏感的人,不然他很难理解这种苦涩。对传统车企来说,制造出一个可以媲美特斯拉的中央处理器和软件架构,与放弃自己的DNA,似乎没法确定哪个更难。

事情的残酷之处在于,有时候没有过渡,非黑即白。不是每样事物都可以像丰田那样采用中庸之道。

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好好享受当下这难得的矛盾结合体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