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喊话:赛麟汽车,千人失业,股东推诿,谁来做主?

“赛麟汽车,千人失业,股东推诿,谁来做主?”这是位于上海汶水路299号17-18号的赛麟汽车办公楼外面的一条横幅上的内容。

如今,这座办公楼已经人去楼空。唯一能看得见赛麟汽车痕迹的地方就是那几条写满员工不满的红色横幅。

王晓麟和南通嘉禾互相反目

究竟谁会给这些欠薪员工做主?无论是王晓麟还是拥有国有资产背景的大股东南通嘉禾都没有给员工一个合理的说法,一个远走他乡被立案调查,一个沉默不言,甚至拒绝参加股东大会。

而在网络上,他们之间的互相指责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

7月2日,江苏省如皋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通报显示,王晓麟等人因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挪用巨额资金等问题,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在更早之前,6月23日,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依法对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进行了查封。

在被立案侦查后,王晓麟向媒体表示目前他不会回国了。他认为,“新官不认旧账,回去也不能解决问题”。7月14日,王晓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盖子是捂不住的,真相终究会大白!”他认为,南通嘉禾为了夺取公司资产和控制权你们也是不遗余力了。他指责南通嘉禾的诬告,“强行夺取公司公章和法人代表章;控制公司管理层和评估公司员工,逼迫其做伪证说评估造假;查封公司资产,冻结公司账户,断水断电,逼迫员工辞职;自导自演一场股东会闹剧;现在再对本人提起刑事调查!”王晓麟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并表示他将一张一张撕开南通嘉禾的“遮羞布。”

与此同时,王晓麟认为,“东方不亮西方亮。”言外之意似乎就是不回去,要在美国大干一笔。7月16日,王晓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在福特汽车宣布重启生产曾在巴哈越野赛中战绩非凡的Bronco后不到24小时,赛麟对外宣布了赛麟福特高性能版本的各项技术参数和外形图片。赛麟福特Bronco被美国汽车产业新闻刷屏,成为美国汽车市场最为期待的产品!”还坦言“要和靠谱守信的伙伴合作”那么,谁靠谱?谁不靠谱?

谁为赛麟员工做主?

从解决员工薪资问题上看,王晓麟和南通嘉禾似乎都不靠谱。汽车氪从一位不愿具名的赛麟员工处了解到,上海分公司的所有员工都已离职。在他们眼里,除王晓麟之外,南通嘉禾的推诿和不作为也是对他们的不负责任。因此,拉横幅讨说法也是无奈之举。

试想一年前的鸟巢,赛麟还信誓旦旦请来当红流量小生吴亦凡和影视巨星杰森斯坦森,试图圆一个跑车梦。如今看来,王晓麟的这个饼画得真大,真圆,不仅吸引了江苏政府,也吸引来很多拥有跑车梦的中国工程师。

上述赛麟员工就是其中一位被跑车梦吸引来的工程师。在与汽车氪的对话中,他坦言自己就是冲着跑车梦来的,和他一样想法的工程师还有很多。只是,没想到,短短一年多,跑车梦却成为黄粱一梦。后来在和他的谈话中,汽车氪更是了解到,在加入赛麟之前,该工程师已经在两家传统车企工作数年,参与研发了多台明星车型。“就是冲着跑车去的”,这句话已经成为一句空话。

7月13日,王晓麟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根据7月4日股东大会上的决议,“要求国有股东按照合资协议的规定,在五个工作日内归还对江苏赛麟的约3亿人民币欠款。该笔欠款将存入由Frank Sterzer(赛麟副总裁)和工会共管的账户,首先满足支付所有员工和前员工的合法工资、社保、税险等诉求。”

在没有得到南通嘉禾的回应后,王晓麟称,“外资股东已经聘请美国著名诉讼律师麦克·罗恩斯先生和香港律师楼,根据合资协议相关争议解决方法的规定,就国有股东和如皋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违反合资协议一事在香港提起仲裁。”

至于如何解决员工欠薪问题,王晓麟称,“6 月 28 日, 南通嘉禾通过离职高管向所有员工直接发出了一个方案。 ”根据这一方案,“在 6 月 30 日前全面解雇所有员工,签署离职书的,会得到 5 月和 6 月的工资,和一个 N+1 的离职补偿(N 为工作年限)。1000 万用来支付社保和税金,500 万用来支付 5 月份的 30%工资。 余下的该支付的的部分没有明确的支付日和资金来源。这 1000 万来自于金弘源对江苏赛麟的一笔还款(嘉禾要求把对江苏赛麟的还款直接交给嘉禾,而不是江苏赛麟),500 万来自于江苏赛麟关联公司鸿铭文化。所有江苏赛麟的应收账款要先直接到嘉禾的账上,然后再用来支付工资。”

换句话说,员工的欠薪由南通嘉禾来还,现在,南通嘉禾不管不问,赛麟没有办法解决。显然,在王晓麟方看来,南通嘉禾就是赛麟的钱篓子。钱的问题无法解决,就是因为南通嘉禾和南通市政府的不作为。

在6月22日的员工沟通会上,Frank对员工们说道“6月9日时我们得到消息,(员工)工资(发放)可能受到影响,我们工厂几个负责人曾去尝试和如皋市政府去会见、去谈。”“我们曾试图跟如皋市长、市委沟通,但是一天时间(等)下来,我们没能等到任何机会。”

“不过,第二天一早,我们等到了一个跟如皋开发区副书记面对面谈话的机会,我们(试图询问)为什么不能回到谈判桌上来谈判。”Frank 说:“在(这段)与如皋市委市政府沟通过程中,我们(把我们的诉求和经营问题)都表达了,但没有拿到一个令人满意的、或者说我们可以理解的答案。”

就如何解决欠薪问题,他还向在场员工提出了三个解决途径。“第一个途径是让我们所有股东能够重新回到谈判桌上、解决我们开头的问题、冰释前嫌、能够让公司账户解封,这是唯一一个能让公司账户解封的方式。第二个途径,公司新的持有人需要根据劳动法对所有在职的、已离职的员工负责,第三个途径,是关闭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公司资产会被处理或出售,所得收益会被用来支付各种欠款,员工工资在欠款中是排得靠前的。”Frank说。

从股东大会上的结果来看,他们选择的就是第一条。王晓麟不想把赛麟卖了,但也没有与国有股东南通嘉禾取得有效沟通。

事实究竟是否如同Frank所说,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至于谁能为这些员工做主,目前尚无定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