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银翔重组风波仍持续,经销商不满最新方案再维权

在去年4月成功与北汽幻速签署框架协议,明确了退款细则后暂告一段落的北汽银翔拖欠经销商购车款事件,在时隔一年多后,因迟迟未收到后续车款,日前,超过70家经销商代表再次聚集在重庆北汽银翔大楼开始维权。

在维权现场的一位经销商代表告诉蓝鲸汽车记者,在去年4月与北汽银翔签署框架协议之后,累计应在2019年10月底前按月支付的共6批欠款里,北汽银翔只按照约定履行支付了首批欠款,只有极少一部分经销商收到了第二批欠款,此后便没有任何经销商收到后续欠款,原本双方已达成共识签署的协议因北汽银翔的违约化为泡影。

据悉,在推迟应付欠款一年多后,近日,北汽银翔以重组后名义发布的新版经销商解决方案为,对此前拖欠经销商的购车款,以6折并分8年还清的方式解决,其中1-5年只支付利息,6-8年支付欠款,这样的解决方案引发了经销商的强烈不满,双方从短暂的握手言和再次走向了对立面。

退款缩水

在北汽银翔停摆后,因索要已提前缴纳的共计超2亿元购车款遇阻,北汽幻速品牌的经销商开始了长时间的维权。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2019年4月,在北汽集团的牵头下,维权经销商与北汽幻速签署了框架协议,协议显示,对于欲解除合同的经销商,北汽幻速于2019年5月-10月,每月分别兑现15%、20%、20%、20%、15%和10%的退款;对于继续保持合同合作关系的经销商,北汽幻速从2019年5月1日起分4个月退款。

然而,据维权经销商透露,在去年6月获得了首批退款后,只有少数经销商获得了第二批退款,此后便没有经销商收到后续的退款,随后,经销商再次开启了维权之路。

“我们去年10月去了一次北京,12月份去了一次重庆,但一直没有给我们解决。”一位经销商代表告诉记者,“12月维权的时候,重组团队的人说会在年前以前给我们一笔钱,但最后年前也没有给。”

“重组团队的人一直在说重组,到时候给我们车,结果终于等到重组了以后,5月13日通知我们过来,口头告诉我们说新的方案是6-8年还完本,这个方案我们是无法接受的。”

据悉,所谓的“6-8年还完本”是北汽银翔重组团队给经销商的新初步议案,具体是指把现有拖欠经销商的款项打6折,然后分8年还清,其中前1-5年只给利息,利率与银行同期相同,6-8年支付欠款。

“我们在5月19号维权的时候,政府和北汽银翔的又答应在6月15号以前给大家一笔钱,然后给大家解决方案,结果还是没有。到了6月27号我们找到了重庆市合川区政府这边,后来方案改变了,最新的方案是100万元以下的是1-5年还本,100万以上的6-8年还本,这个我们也是不能接受的。”

据透露,在去年北汽集团牵头下,有90%的经销商签署了框架协议,北汽银翔与经销商之间的矛盾理应得到顺利解决,不料后续付款的中断,让经销商再次回到了对立面。

“重组团队一再给予我们承诺,但是都没有兑现,北汽和重庆不按约定付款,现在又提新的方案,简直就是耍赖皮。”维权经销商透露着自己的无奈,“有的经销商欠的款项超过一千万,维权时十分激动。”

劣质品牌出清加速

据悉,6月24日北汽幻速经销商已向重庆市政府提交了请愿书,诉求一是取消经销商车款6折8年还本的议案,认真严格履行北汽集团承诺的《框架协议》;二是支持全国经销商委托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对北汽银翔账务进行核查。

截至发稿前,北汽银翔经销商维权行动仍在继续,北汽银翔总经理白天明已出面与经销商代表洽谈,尚未有结果。

北汽银翔重组一地鸡毛的背后,是近年来国内汽车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的背景下,部分实力较弱的自主车企淘汰加速的体现。事实上,继北汽银翔后,近期包括众泰汽车、大乘汽车车企等也发生了拖欠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事件。

根据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自主品牌市场表现整体向下承压,6月总零售量同比下降16%,市场份额跌至32%,为近年来新低。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 自主品牌份额被挤压,会必然造成部分传统车企出局的局面。“传统燃油车总量已经处于相对稳定的阶段,真正的增量是在新能源车市场,在高端车型下压,8万元以下低端车型急剧萎缩,难以为继的情况下,新能源车又对产品技术和材料配套等各方面有比较严格的要求,有更多别人企业必然会退出。”

“很多的传统造车企业没有注意研发,没有应对产品技术标准的提升和油耗法规的提升,在新能源车发展过程中又过分投机取巧,追求短期的低端产品,去获得新能源补贴跟积分,本就是不可持续的,随着政策的收严,他们在新能源市场没有得到可持续发展,传统车市场又丢弃了,像众泰、华泰还有一些企业现在都属于逐步退出的阶段,很难有太好出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