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里斗? 宁德时代和比亚迪都危险了!

从国轩高科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正在筹划股权转让,战略投资方为某制造业公司后,作为股东之一的江淮,已经连续收获了3个涨停板,资本如此看好的背后,是认为大众收购国轩高科即将尘埃落地。

车企投资动力电池企业,对于很多转型中的传统车企而言,是较快切入新能源汽车市场,弥补动力电池短板的有效手段。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最早的长安汽车参股宁德时代、广汽集团与宁德时代成立两家合资公司,最近的丰田与比亚迪合资。

然而,这一次大众选中的是国轩高科,这家在中国动力电池行业中的二流企业。对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来说,并不是好事。

除开丢掉大众这个中国汽车市场最大客户外,大众投资国轩高科,意味着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未来在动力电池市场或将面临新的强大竞争对手。

内忧外患

去年6月,工信部废止了动力电池“白名单”(《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此举被解读为“功成身退”,因为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已经有比肩韩国LG化学、日本松下的宁德时代。

然而,今年一季度情况发生了明显改变。

去年,宁德时代以32.32 GWh的装机量继续占据全球第一的位置。然而今年一季度,LG化学和松下强势反超,宁德时代排名滑落至第三。其中,LG化学一季度装机量为27.1GWh,松下为25.7GWh,而宁德时代仅17.4GWh。

排名变化的背后,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格局的改变。

宁德时代去年装机量占中国整体动力电池市场的51%,严重依赖中国市场。今年一季度,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1.4万辆,同比下降56.4%。与之对应的,宁德时代一季度装机量在全球的市占率为17.4%,同比去年的23.4%,下滑了6个百分点。

一季度LG化学和松下两者占全球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7.1%和25.7%,强势反超的背后,除了受疫情影响较小,还有欧洲一季度新能源汽车销量反超中国。例如,LG化学的装机量提升迅速,主要是得益于特斯拉Model 3、雷诺Zoe以及大众电动汽车在全球的畅销(Model 3一季度销量全球第一、雷诺Zoe第二)。

即使在中国市场,采用LG化学电池的国产Model 3也创下连续3个月销量第一的成绩。而宁德时代目前的主要客户北汽、上汽、江淮、奇瑞等品牌的表现持续弱势。例如,北汽新能源4月销量同比下滑88.3%,1-4月同比下滑64.1%。

采用自产动力电池的比亚迪,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今年一季度,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69.7%,动力电池全球装机量占比为4.9%。相比去年一季度的15.1%,同比减少了10.2个百分点。与宁德时代相比,比亚迪的动力电池占比下滑更严重。

此外,4月份中国汽车市场整体回暖并出现正增长时,新能源汽车同比销量下滑26.5%,并未有明显回暖迹象。

与此同时,中国动力电池“白名单”取消,以及新能源汽车补贴再度下调,外资动力电池企业争夺全球客户已经“白热化”。

LG化学在南京规划了全球最大产能(35GWh)的工厂,据称可以供应160万辆电动汽车。此外,据称LG化学近期与通用、吉利等车企进行合资合作的绑定。此外,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会长郑义宣近期与三星集团实控人李在镕会面,双方商讨成立一家专门研发全固体电池的研发合资企业。

技术竞赛已开始

最近,宁德时代、比亚迪两家企业动作频频,在技术竞争上已经有了火药味。

“刀片电池是我们2016年量产的CTP结构创新概念中的一种。”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近期的2019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并且其称“比亚迪刀片电池的针刺实验是‘滥用测试’”。

对此,比亚迪高管李云飞喊话“不服你也来扎一个”。5月22日晚,宁德时代发布视频,并透露了“宁德时代电池包太坚固,钢针根本刺不穿。”的信息。

两者在技术上你来我往,但作为动力电池企业,不得不承认近两年,中国动力电池技术在材料上的技术创新鲜有进展。

就拿两者争议的CTP结构创新,两家的电池只是对电芯结构和布局上进行了创新。通俗的讲,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只是在比谁在有限的空间里装了更多的电芯,以提高单体电池的能量密度。

即使是宁德时代的曾毓群透露,下半年将为特斯拉供应新型电池。据特斯拉透露与宁德时代合作开发的新型动力电池,其成本更低、性能更强。

成本更低、性能更强的背后,是该新型电池将降低对钴材料的使用,使用寿命将达到100万英里,合160万公里,将电动车成本降低到汽油车水平。预计,特斯拉将在5月底的“电池日”公布跟多细节。

从多方信息显示,这一技术与马斯克早期资助的,全球最高产的电池研究团队之一的美国电池专家杰夫·达恩团队有紧密关系。因为,目前宁德时代主要产品为三元锂电池。此次与宁德时代合作开发新型动力电池,杰夫·达恩( Jeff Dahn )和他团队的两名工程师参与其中。

在动力电池生产上,特斯拉早有规划。目前马斯克正在探索和实施高速和高度自动化的电池生产线,这将降低电动汽车的成本,增加产量。如果得以实现,马斯克曾透露届时特斯拉的动力电池产能将是内华达“千兆工厂”的30倍。

除了特斯拉自产动力电池,大众在去年5月也曾表示,将斥资10亿欧元,在下萨克森州的Salzgitter自建动力电池工厂。此外,大众还表示将继续在欧洲建设动力电池工厂,以确保他们押上了身家性命的“电动化攻势”能够得以顺利实施。

此次,大众收购国轩高科也是为完善其动力电池供应链。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跨国车企纷纷布局建立自己的动力电池企业成为趋势。可以预见,在动力电池领域一场以车企为主导的技术竞争已经开始。

近日,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王传福卸任法定代表人和公司董事长。据统计,今年王传福已经陆续卸任了12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结合此前比亚迪表示将分拆电池业务,向外部供应的战略来看,王传福卸任多家子公司职务的背后,正式让各业务板块实现业务上的独立,让零部件业务市场化运作,不再局限比亚迪自身内部。

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近期在技术上的“互怼”,正是动力电池行业竞争愈发激烈的表现。对于中国动力电池企业而言,真正的威胁已经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