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嵩执掌长安福特一年考 到底是铁三角还是二人转

长安福特三年来首次单月的同比增长,巧合地出现在了4月份。之所以说巧合,在于今年4月恰逢杨嵩执掌长安福特一年。数据显示,长安福特在4月实现销量超过1.84万辆,较去年同期增长8%。这种久违的1000天后的同比正增长,有人说是献给杨嵩执掌长安福特一年的“大礼”,但是持这种说法的人是想多了,出现正增长的“小小里程碑”肯定和杨嵩的努力有关,但是巧合的成分更大,无巧不成书。

汽势Auto-First注意到,从去年清明节小长假后履新到今年五一,恰逢杨嵩从宝沃加盟长安福特一年。长安福特是杨嵩在汽车行业继东风日产、宝沃之后效力的第三个品牌。很多人并不知情,在东风日产和宝沃之间,杨嵩还有过一段回归快消品卖眼镜的经历,只是不是很成功。否则,杨嵩也不会重操旧业回归汽车行业。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发现,杨嵩在汽车行业的高光时刻是在东风日产时期,以近乎传销的营销手段和方式卖起了汽车,在当时结果导向论的当时,帮助东风日产迅速打开了销售局面,并做到了相当的规模。而在宝沃任上,杨嵩的任期虽然短暂,但是融资的使命非常明确,当年堪称汽车行业史上最长的宝沃发布会,其实是以媒体的名义办给投资人的。当然,在宝沃时期,杨嵩和团队还以剑走偏锋的创新邀请函把书法给玩坏了,那个以嵌入每个记者名字的书法体的邀请函,从书法本身上,毫无价值。在神州租车成为宝沃的资本推手之后,完成阶段性使命的杨嵩离开宝沃。

不管在东风日产还是宝沃,也包括长安福特,杨嵩给外界的感觉始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个团队在战斗,甚至坊间把“杨嵩熊毅霍静”称之为名声并不好的铁三角。以至于汽车圈存在着“为什么杨嵩去了哪里,铁三角就会出现在哪里”的质疑,是什么样的力量给了宝沃和长安福特如此包容的勇气。根据汽势Auto-First的了解,“铁三角”是言过其实了,铁三角之一的霍静虽然此前同属日产系,但是霍静的履历分成日产中国和郑州日产两段,和当时在东风日产的杨嵩、熊毅并无过多交集。从时间上看,霍静先于杨嵩和熊毅进入福特,三人是否在长安福特组成了铁三角不得而知。与霍静相比,杨嵩和熊毅的亲密合作始于东风日产,如影随形一直到到长安福特。

在去年4月杨嵩获任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简称NDSD)总裁的同时,从东风日产一直追随杨嵩的熊毅出任长安福特副总裁,出任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副总裁兼市场部总监。而在此之前,霍静已经履新福特中国公关副总裁。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汽势Auto-First,“杨嵩熊毅霍静”的铁三角言过其实,“杨嵩熊毅”的“二人转”倒是名副其实。

没人否认杨嵩的才华和激情,除了东风日产之外,杨嵩无论在宝沃还是在现在的长安福特扮演的都是救火队长的角色。不过,这对于把自己定位为职业经理人的杨嵩来说无可厚非,也是展现其能力的最好验证。

杨嵩执掌长安福特一年,除了几乎于“长安福特倒霉了三年,是时候反弹”了的金句,一年时间下来,长安福特情况有所好转,但是困难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业界人士分析指出,杨嵩接棒的本身就是一个烂摊子,收拾起来需要时间的同时,重回赛道的过程对杨嵩也是大考。长安福特几乎就是汽车行业“业绩不行就换人”缩影,杨嵩接替李宏鹏前后,长安福特的中外高管走马灯似的轮换,也包括杨嵩执掌长安福特仅一年时间任上,中方执行副总经理就更换了两任。在履新半年后的一次媒体专访中,杨嵩坦言“现在的长安福特空前团结”,这种切身感受的背后说明以前的长安福特令人细思极恐。

任上一年,杨嵩尽可能地像全职医生一样流程再造长安福特,这其中包括内部结构调整、出台支持经销商的政策以及对福特在中国市场的品牌进行重新定位。并试图通过产品的强化来扭转江河日下的颓势。不过,好消息是长安福特在4月终于迎来了久违了的同比正增长,坏消息仅仅一个月的增长远不解渴,长安福特只有长期保持正增长才能找到赛道在哪里,然后才是重回赛道。比如,杨嵩把4月出现的正增长归结为2月被压抑的购买力的释放,并研判受新冠疫情和消费信心不足的影响,今年车市销量大概率会下跌10%,而县域市场可能是避风港。杨嵩一如既往地像极了军师,就算是他的判断是正确的,执行力也够团队喝一壶的。

执掌一年,杨嵩对长安福特的认知“也从碎片式的到越来越深入,越深入压力越大”的地步。杨嵩坦言,市场低迷的环境下,长安福特面临着比头部企业更大的生存压力:一是经销商网络的健康度和竞争力还有着较大的差距;二是连续3年的销量下滑,团队的士气和战斗力有所降低。在谈及经销商网络的重要性时,杨嵩用“置之死地而后生”来比喻经销商网络的重要性。也有紧迫感的杨嵩甚至悲观地认为,今年大量相对弱势的汽车公司会消失,长安福特也面临压力……

除了东风日产相对固定以外,杨嵩工作照的背景墙最近几乎每年一换,从宝沃到长安福特的更迭不过两年时间。现在距离下一次更换效力品牌的工作照还有多久,谁知道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