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特斯拉6年维修30次 首批用户当“小白鼠”

电池故障、电机异响、空调异响、大灯不亮、门把手损坏、大屏损坏、雨天车内漏水……朱先生告诉车壹条,为了解决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他拨打特斯拉官方客服电话已有90多次,往返维修店已经不下30次。

2013年底,备受IT圈追捧的特斯拉携Model S正式踏入中国市场。2014年4月,特斯拉开始向中国车主交付,当时正想在中国大干一场的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为全年制定了5000辆的销售目标,希望中国市场能够迅速达成与北美市场一样的规模,但却很快被现实打脸,全年实际上牌量不足2500辆,距离马斯克的目标差了一半。作为上海地区最早“吃螃蟹”的第一批车主,朱先生也是这2500人中的一员。

“当时觉得特斯拉外观很酷、科技感很强,操控性也不错,关键(电机电池)有8年不限里程质保,后来上路以后回头率也非常高。”正是这些原因,让朱先生一口气买了两辆进口特斯拉,尽管当时特斯拉在上海还没有任何的直营店或4S店。

2014年,年仅24岁的朱先生花费近180万元,买了两辆特斯拉,一辆低配的Model S 60D,一辆高配的Model S P85D。然而,起初购买特斯拉的欣喜,从第三年开始,在一次次维修与“扯皮”中渐渐转化为追悔莫及。

 6年修车30多次,首批车主成“小白鼠”?

“没买特斯拉的人,都不知道特斯拉车主有多苦。”朱先生说。

从朱先生的诉苦中,车壹条得知,60D由于常年作为他自己的公司用车,6年时间已经跑了33万公里。从购车后的第三年起,朱先生便开始与60D的大毛病与小毛病“斗智斗勇”,并成为特斯拉虹桥店的常客。

电池故障、电机异响、空调异响、大灯不亮、门把手损坏、大屏损坏、雨天车内漏水……朱先生告诉车壹条,为了解决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他拨打特斯拉官方客服电话已有90多次,往返维修店已经不下30次。

在特斯拉最早一批车主中,因质量问题而苦恼的不止朱先生一人。于2014年底购买Model S P85D的濮先生向车壹条反映,他车上的门把手、雨刮器、电池等多个零部件都曾故障,因为得不到及时维修且动不动就是几万块的维修费,他如今已选择放弃维修。

据车主们反馈,每次去维修不仅服务差、维修费贵,维修时间少则3-5天,多则得等待几个月,比如濮先生之前的电池维修周期就长达3个月。“这车故障率太高了,去了服务中心你才知道修车的排得满满的,怎么能快?而且你的车怎么修的是不让你看的。”朱先生说。

但解决问题的速度还是赶不上问题出现的速度。至今,朱先生的60D电机已维修了三次仍未解决异响问题他已选择放弃,而电池自上次修好之后如今再次出现故障最多只能充至20%,维修店在给予了一块备用电池便撒手不管,亦不承认当年特斯拉所承诺的电机电池8年不限里程的质保要求,至今问题仍未能解决。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特斯拉为提升消费者购车信心,专门将Model S电池电机的质保期延长至8年不限里程。尽管官方如今已将Model S和Model X电机电池的质保期改为8年或24万公里,但亦指出,已经购车的消费者仍可继续享受之前约定的质保服务。

如今,由于行驶公里数高、维修次数多,朱先生已被维修店视作“异类”,但他也因此结识了不少“同病相怜”的特斯拉车主。“第一批客户的车毛病确实多,不过客户素质都比较高,好说话。”之前从事特斯拉汽车维修的技术人员刘锋告诉车壹条。

在看到一位购买60D的朋友通过拉横幅解决质量问题后,朱先生表示,这一次他要与特斯拉死磕到底。

客户流失,特斯拉“差评”波及新造车企业?

除了汽车本身的高故障率之外,特斯拉具有危险性且“并不好用”的自动驾驶功能,以及几次通过远程操作“降”续航里程、封锁高配置功能的手段,让朱先生对特斯拉的容忍度不断降低。如今朱先生原续航为340km的60D仅剩260km,原续航为420km的P85D现在仅剩330km。

花了那么多钱,不仅没能享受到“传说中”的高科技配置和功能,反而麻烦不断,恐怕换谁都难以接受。

“之前不维权一是没时间不想计较,二是磨不开面子觉得丢人。”朱先生表示,他身边买特斯拉的朋友很多,而大家因为特斯拉的质量问题都有倒不尽的苦水。在他看来,特斯拉正是抓住了消费群体的这一心理特点才一直肆意妄为。

“特斯拉后面推出的车(质量)问题少多了,但还是会一些小毛病,比如鹰翼门故障,个别会有电机故障,不过主要还是软件问题,现在新势力的车大多数都有这个问题。”刘锋表示。除此之外,在网络上,对国产Model 3品质与工艺的诟病与质疑依然频繁见诸于报道。

相比于Model S与Model X,如今购车门槛进一步降低的Model 3已成为特斯拉的主销车型。自2019年国产以来,Model 3在中国市场的火爆销售,成为特斯拉业绩增长的助推器,也令资本市场对其信心大增。

但与此同时,因其多次随意调价、欺瞒消费者混装配置等不当行为,在终端市场引发多次车主维权事件,负面影响随之扩大,在不断挫伤消费者对特斯拉的信任的同时,甚至波及整个新造车产品的消费信心。

“有朋友劝我买蔚来起码服务能好点,连之前我常去的特斯拉维修店的前台都跑到蔚来去了,但我现在已经没信心再尝试了。”朱先生告诉车壹条,如今他出行主要驾驶奔驰E级、别克GL8。濮先生同样表示,对新造车企业的产品兴趣索然,除特斯拉外他还有一辆燃油越野车。

“虽然品质比第一代有进步,但后续车主维权和投诉的事情恐怕会更多。”刘锋认为。而朱先生也向车壹条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