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解散动力总成部,没了动力总成部的通用还有动力吗?

处在出行变革的新时代,汽车制造厂面临着共同的挑战:如何在内燃机动力逐渐退场的同时,提升电驱和电池的产能?

这是一个极其棘手的平衡行动,将耗资数十亿美元,并影响到制造和产品开发领域数万个工作岗位。

通用汽车公司也不例外。一年多前,他们再次对动力总成业务进行重组。

在此之前的2016年,为了拥抱电气化,有26年历史的动力总成部门更名为全球推进系统公司(Global Propulsion Systems)。这一名称的改变,除了听起来让人觉得很唐突、很笨拙之外,与这次最新的公司重组所引发的动荡相比,还算不上什么。

无论你想叫它“通用汽车动力总成”还是“全球推进系统”,这都不重要,因为在通用汽车内部,它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实体。

所有的动力总成工程师,现在都归属于通用汽车的新部门:全球产品集团。

很久以前,通用汽车旗下的雪佛兰、凯迪拉克和别克都是自己生产发动机和变速器。随后,各品牌开始内部共享动力系统,这引发了1977年的 “雪佛兰”丑闻。当时Oldsmobile(奥兹莫比尔,与别克同级)车主在引擎盖下发现 “降级”的雪佛兰发动机,感到震惊,向GM提出赔偿要求。1983年,通用汽车公司以340万美元的代价,与车主达成庭外和解。

那场惨败之后的1992年,动力总成部门成立,以整合运营,并在各品牌之间更有序地共享发动机和变速器。

最新的重组,使这一模式再次发生变化:动力总成工程师分配到汽车项目中,这样他们可以更直接地与产品研发保持一致,并确保发动机、变速器、电动机或高压电池组的应用得到优化。

而原本在密西根州庞蒂亚克(Pontiac)工程开发中心的约3500名动力总成员工,大部分迁移到约30分钟车程的沃伦市(Warren), 与全球技术中心的平台工程师同地办公。

▲通用汽车的肯-莫里斯(Ken Morris)在1月份接受了沃兹10大最佳发动机和推进系统奖杯,获奖的是雪佛兰Corvette Stingray的6.2L V-8。

在此之前,通用汽车的动力总成(以及后来的GPS全球推进系统)是明显独立的,总部设在庞蒂亚克Pontiac,部分原因是其发动机用在多个品牌上。

但是,电动化的推进增加了系统整合的复杂性,必须从整车集成的角度来解决。

“从外面看,这可能是一个很小的变化,但这是我们对待产品开发方式的一个相当基础性的变化,”通用汽车的副总裁,分管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项目的Ken Morris告诉Wards。

Morris说:”我们很清楚,只有更加整合,才不会导致内部组织之间的交接而产生内耗。”

在新的组织架构下,全球产品项目副总裁Tim Herrick负责领导所有品牌的新发动机和变速器的开发。向Herrick报告的,是全球发动机和赛车项目的执行总工程师Jeff Luke。Herrick的团队还包括所有车辆和动力总成首席工程师。

与Morris一起负责电动车方面的,是全球电气化、控制软件和电子副总裁Dan Nicholson。Nicholson、Morris和Herrick都向全球产品开发、采购和供应链执行副总裁Doug Parks汇报。Parks直接向通用汽车总裁Mark Reuss汇报,后者曾负责过通用汽车的产品研发。

Nicholson作为通用汽车的全球动力总成主管时,将其更名为全球推进系统,并在庞蒂亚克工程中心安装了新的标牌。

这些标牌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再次发生变化,但目前还不清楚它们到底会写些什么。

▲庞蒂亚克位于乔斯林路的庞蒂亚克工程中心,是庞蒂亚克汽车公司的前总部,自2008年以来一直是通用汽车发动机和动力系统开发的基地。

尽管有3500名工程师和设计师离开庞蒂亚克前往沃伦从事汽车项目的工作,但仍有约1200名工程师留在庞蒂亚克;其中一些人正在从事氢燃料电池的研发工作。

把原动力总成的全部人马搬到沃伦并不可行。庞蒂亚克中心投资了数千万美元,这里有93台测功机,用于动力总成的测试和验证,其中包括一些特殊的试验,比如发动机可以安装在陀螺仪动态倾斜架上,进行严酷的耐久性测试。

远的不说,2013年,通用汽车还斥资2亿美元将400名来自外州的工程师搬迁到了庞蒂亚克园区。这里还有很多有价值的设备,每天24小时都在运行,比如用于模拟的高速电脑。将这些设备全部搬走,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因此,尽管现在动力总成的工作人员被分在了庞蒂亚克和沃伦,但Morris说,现在沃伦的车辆开发工程师们与新来的动力总成团队只是一步之遥。

他补充说,”与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相比,面对面交流,沟通会好很多”。通用汽车在沃伦技术中心总共有大约2万名工程师,在州内米尔福德(Milford)的汽车试验场还有5000名工程师。

通用虽然大力推进电气化,但这家汽车制造商仍在美国继续生产汽油和柴油发动机,有多达10种架构或系列,海外还有更多。通用汽车发言人Chad Lyons说,”随着市场情况的变化和发展,我们将继续合理调整我们的产品组合。”

Morris告诉沃兹,通用汽车正在开发三款全新的发动机,这与汽车制造商将动力总成投资限制在电气化的说法显得有些背道而驰。

▲通用汽车公司的Tim Herrick在1月份接受了Wards 10最佳发动机和推进系统奖杯,获奖的是GMC Sierra皮卡中的3.0L柴油6缸发动机。

谈到行业趋势,他说:”我不认为你会看更多的资本投入到新发动机的开发中,但我确实认为,现有的发动机,以及围绕这些发动机的平台,将会不断进行增量改进,以提升燃油效率和动力。”

Morris指出,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Mary Barra)去年曾评论说,未来五年内,通用汽车在电驱上的投入将超过内燃机。但那些保留下来的发动机项目必须进行调整,以保持竞争力,”在非常高的水平上运营“。

“我认为这就是头条新闻中被忽略的地方,” 在一个坐满了通用汽车顶级动力总成工程师的房间里,Morris说。”这些人将在未来几十年内都不会失业。变化不会那么快。”

随着公司的发展,一些一直从事曲轴、燃烧流场和发动机控制的工程师可能会加入到纯电动BEV的电池和电机设计以及封包中。

Morris说,”我们的工程师在燃烧方面有大量的背景,他们可以将这些东西应用到电机,新型车用发电或电池上。”

Morris强调,新的组织结构是为了让各部门之间有更多的重叠,以防止问题进入生产车辆。在这方面,通用2014年有过惨痛的教训,当年召回250多万辆有点火开关缺陷的车辆,该缺陷可能造成车辆失控,导致了124人的死亡。

“当你没有完全了解系统真正做什么,也不理解这些人的真正整合,那么你可能会错过一些事情,”他说。”随着内燃机执行起来越来越复杂,以及采用不同的方式进行热和冷却管理,从而提高能源效率,从团队到团队之间的产品责任交接,必须要明确,不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通用汽车的杰夫-卢克在1月份的WardsAuto发动机与推进峰会上发言(活动摄影:Jeff Kowalsky)。

“我的意思是,我们都有贻误战机,我们都有过因为这个团队在做,而那个团队不知道而错过了什么东西的战争故事,”他说。”我们只是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Morris承认,重组是 “我认为需要吸收很多东西,我们一直在尝试着自己想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