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汽车:被自己原本看不上的“鲶鱼论”给真相了

新造车势力作为整体,这两年的困难都挺大。

政策层面对新能源补贴的收紧、资本市场上的寒冬、市场表现的低迷、国际巨头的碾压再加上当前疫情的影响,短时间内,在外部不利因素的轮番打击下,不少新造车企业都陷入了经营上的麻烦。

近期频繁出现的新造车企业高管离职潮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而不断有新造车企业或新造车企业高管被列入被执行人则是另外一个现实困境的缩影,简单梳理下,近几个月就有银隆汽车、理想汽车、长江汽车等新造车企业曾进入过被执行人名单。另外还有一家是前途汽车,据了解,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日前先后两次发布了针对前途汽车的限制消费令,也就是说,包括董事长陆群在内,这家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都将成为限制高消费的被执行人。

什么是限制高消费,简单点说就是对拒不执行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人实行限制消费的举措。

对新造车企业而言,现阶段赢得信任是至关重要的,无论是终端市场对企业和产品的信任还是资本市场对企业未来前景的信心,两方面缺少一个,这家新造车企业都很难继续健康的走下去。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宁愿被列为限制高消费的“老赖”,让企业深陷信任危机也拒不执行相关债务,很显然这家企业的资金链出问题了。

前途曾经很光明

前途汽车可以算作是陆群的二次创业。

陆群是清华的高材生,199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毕业后就进入了中国汽车行业的第一家合资公司——北京吉普,此后13年时间,陆群在北京吉普从工程师做到了产品工程部经理。

积累了不错的经验和人脉之后,在2003年,陆群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与人合伙成立了长城华冠,主业是汽车整车设计开发和服务,而长城华冠内部在2010年成立的电动车事业部,可看做是陆群之后二次创业成立前途汽车的前身。

2015年,国内新造车运动进入蓬勃发展的时期,李想的车和家、沈晖的威马、张海亮的电咖等都是这一年成立的,而借着这股行业大势,陆群也在2015年正式成立了自己的整车制造公司——前途汽车。

前途汽车刚成立的前几年,前景看起来相当不错。

首先,自身有一定的技术积累,较之不少跨界造车的新造车企业,前途汽车相当于是在干老本行,董事长陆群是汽车工程方面的专家,母公司长城华冠在国内汽车设计领域口碑和地位都相当不俗,在技术研发和产业链布局方面也有一定的优势,而前途汽车的正式成立,也算是把长城华冠长久以来的造车梦给圆了。

其次,母公司长城华冠在前途汽车成立后不久,也传出了好消息,正式登陆新三板,前后五次共计募集资金21.2亿,虽然在整车制造业中这点儿钱不算什么,但最起码,前途汽车并不用为发展初期的资金储备担忧了。

再者,和大多数新造车企业都是“杂牌军”的身份不同,前途汽车可谓是根正苗红,很早就拿到了制造新能源车的官方身份。2016年,前途汽车就率先获得了发改委批准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2018年,前途汽车进入工信部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正式成为国内第六家获得新建纯电动乘用车“双资质”的企业。也就是说,既不用找人代工、也不用通过收购其他企业的“不良资产”间接换取“准生证”,前途汽车属于新造车企业中有资格自己建厂直接造车的少数代表企业。

也正是得益于自己在技术、设计、前期资金储备以及生产资质方面的优势,前途汽车制定的未来大计相当宏伟,直接对标的是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龙头企业——特斯拉,首款车型没有以新造车企业普遍会选择的SUV车型作为切入口,而是带来了一款电动跑车——前途K50,将特斯拉Model S作为市场假想敌。

2018年8月,前途K50正式上市,售价超过75万元(补贴后68.68万元),底气和自信都可谓是爆棚,只不过,很快前途汽车就发现了梦想和现实的差距。

困难不是暂时的

看似“前途远大”的前途汽车成立之后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而且亏损额度呈现逐年翻番儿的态势,相关数据显示,受前途汽车业务拖累,2015年-2018年,母公司长城华冠的亏损分别为2175万元、9844万元、2.16亿元和6.1亿元。

亏损不断扩大是因为巨大的研发投入和市场收益严重脱节,虽然在2018年前途汽车已经投放了旗下第一款量产车型前途K50,但截至目前,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款车的累计销量还不足200辆。

从前途K50的产品力上看,你不得不承认,长城华冠不愧为国内顶级的汽车设计公司,凌厉的车身线条、大面积的碳纤维材料,让前途K50拥有了十足的超跑架子,但这款车身上值得称道的好像也就是外形设计了。“这款跑车的外部造型的确非常亮眼,足够吸引人,但除此之外这款车上就再没有可被夸赞的地方了,特别是在考虑了其超过70万元的售价之后,对这款车的失望之情就会成几何翻倍。”有朋友曾这样对盖世汽车描述体验过前途K50的感受。

进入车内,大尺寸的中控屏和仪表盘,大量的碳纤维、真皮覆盖等,高端车上该有的元素在前途K50上确实也都能找得到,但挡把、按键等各处细节的粗糙处理,却让这些好东西都很难发挥出应有的质感,与其70万元左右的高售价很难匹配。

而在动力方面,前途K50搭载有前后双电机和四驱系统,最大功率达320kW,峰值扭矩680N·m,零百加速时间是4.6秒,对一款超跑特别是一款电动超跑而言,这些数值最多也就算是中规中矩。找个参照物吧,荣威旗下有一款电动SUV——MARVEL X,虽然终端销量也不怎么理想,但这款SUV车型四驱版本官方的零百加速时间都能达到4.8秒了。显然,前途K50靠性能是挺难征服那些对超跑抱有幻想的消费群体。

对此,董事长陆群也有着比较清晰的认知,其曾经表过态,K50本身就不是一款用来走量的车型,只是为后续产品打基础。可问题是,这个基础目前看起来打得相当不牢靠,而且就算还有克服种种困难继续投放新产品的机会,想要走量也并不容易。

按照前途汽车此前公布的后续产品计划,K20应该是被赋予了在K50之后真正走量的重任,但从该产品的概念车来看,这会是一款双门两座的Coupe车型,与目前国内正在兴起的回归家庭汽车消费趋势明显又是背道而驰,这类车型面向的依旧是小众群体,难担走量重任。

而在产品布局之外,前途汽车还面临着另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我们一开始就提到的资金链。现金流是新造车企业的命脉,而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前途的现金流可能已经断了。

新造车企业需要不断引进投资人,靠资本市场的协助来维持自身运营和发展,但从前途汽车的情况看,一直都是母公司长城华冠在为其输血,前途汽车自己就像一块儿资本坚冰,一直没有外部投资人出现。而更坏的消息是,去年2月,长城华冠申请了终止在新三板挂牌,前途汽车的后续发展资金更加没有着落了。

另外,据前途汽车内部员工介绍,自己已经被拖欠了数月工资,而一些供应商也在向前途汽车追债。更夸张的是,有员工透露,前途汽车要求部分员工用个人信息给公司办理信用贷款,再靠这些贷款给员工发工资,也算是行业仅见的现象了。

盖世小结:

在生产资质刚刚到手的时候,前途汽车被比作是能搅动行业局势的“鲶鱼”,但当时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对这个“鲶鱼论”的说法颇不以为然,表示自己不要做鲶鱼而要做鲨鱼,显然,前途汽车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搅局而是破局,只是现实并没有朝着前途汽车期望的那个方向走。

目前,受前途造车业务的拖累,母公司长城华冠也陷入了严重的经营危机,下一步怎么走?有业内专家建言长城华冠应该尽快舍弃自主造车业务回归本行,靠原来做汽车设计攒出来的“家底”,长城华冠并非没有翻身的机会。而从长城华冠自身表露出来的态度看,并没有放弃前途汽车的打算,相关造车项目也还在寻求进一步推进的可能。

但在产品无法实现盈利,资本市场上有很难找到帮手的前提下,留给前途汽车纠错的空间看起来并不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