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赚200万 戴姆勒“掌门人”降薪20%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戴姆勒接连关闭了美国阿拉巴马州工厂、美国南卡罗莱纳州工厂、巴西工厂、印度浦那工厂,以及欧洲地区全部工厂,诸如奔驰GLE/GLS等在中国市场销售的纯进口车型均受到了影响。为了缓解停产带来的资金压力,戴姆勒开始采用自上而下的降薪策略,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以及其他管理委员会成员在年底前固定薪水降低20%,监事会成员降薪20%,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则降薪10%。

据了解,康林松在2019年的固定年薪为134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028.89万元),绩效奖金和股票等可变薪酬为35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687.41万元)。在上述降薪规则下,康林松在2020年只能拿到107.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823.11万元)的固定工资,降低26.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05.78万元),而在疫情影响下,其绩效奖金和股票分红等可变薪酬势必也会受到极大影响。看来这场疫情不仅对戴姆勒的现金池有所影响,对康林松个人的“小金库”打击也很大。

除康林松外,戴姆勒管理委员会还有7名成员,根据戴姆勒此前公布的年度报告,上述7人的基本薪资范围在40-8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07.13-614.26万元)之间,这就意味着他们每人将至少损失8-16万欧元(约合人民币61.43-122.85万元)。

疫情期间下调高管薪水的不止戴姆勒一家企业。此前,菲亚特克莱斯勒(以下简称FCA)曾宣布,2020年4-6月间,旗下员工将降薪20%,该企业首席执行官麦明凯降薪50%,执行理事会成员降薪30%,该企业董事长约翰·埃尔坎及董事会成员将放弃2020年剩余薪酬;通用汽车则宣布暂时“扣押”旗下员工20%的年薪,等2021年3月15日前再返还,而该企业高管则降薪5%-10%,董事会成员将降薪20%,这笔钱将不再返还。

 

 

文章来源:汽车之家